追寻消失的契丹,忘不掉属于赤峰的那片草原

2017-08-09 16:38:19 来源: 搜狐旅游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岁月的枯木,碾碎后,加上时光的清水,成了一纸澄明,不管曾经的颜色是什么,一泼墨,便能渲染出隔世离空的色彩……不负契丹不负宋,却负了佳人北去塞外,不归中原田园牧歌的许诺。直到雁门关外,是谁,

岁月的枯木,碾碎后,加上时光的清水,成了一纸澄明,不管曾经的颜色是什么,一泼墨,便能渲染出隔世离空的色彩……不负契丹不负宋,却负了佳人北去塞外,不归中原田园牧歌的许诺。

直到雁门关外,是谁,将相思,捻得悠悠长长,从天荒星辰不再,走到地老旺洋成海……芳华一刹,哪里是初见……风雨衣袖飘舞,月色不忍轻轻走来,错手唏嘘,忍离愁……只在梦中,低眉回首,往事依稀,这一刻,分不清,是梦,是愁…于夜依坐月下,巧笑嫣然,于午睡眼朦胧,骗了午时的梦,长发幽香,素袂洁颜,不问前世今生来世,忘却了沧海桑田,忘却了芸芸众生,忘却了自己,忘却了情,却还是忘不了你……

我们谁也说不清,雁门关,萧峰自尽那一刻,是憧憬着宋辽的太平盛世,还是想念着阿朱一颦一笑的温情,就好像这一世的我们永远不清楚那盛极一时鹰击长空的契丹族,是如何仿佛凭空消失一般。

对于内蒙古,曾经的记忆中只有草原,只有蒙古这个马背上的民族,只有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如果,不是因为金庸笔下,带着悲情色彩的萧峰,我想我不会知道契丹,更不会有一天追着契丹文明,走进这个在内蒙,距离北京并不算远的赤峰。

契丹 消失的草原文明

据罗盘所指,辅以分金定穴之法、风水术数,此地随面朝东方,山前似无流水,但其实并藏暗河,此地必有大墓!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喂~《盗墓笔记》看多了吧!不闹了,此地辽太祖陵,当然有大墓了!只是按照中原传统墓葬风水学,墓地一般面向西方,但契丹乃至整个蒙古向往东方,所以连墓葬的方向都是面向东方。

契丹,一直以来在蒙乃至中华五千年历史上,都是一个谜一样的民族,从他们在历史中现身开始,神秘的色彩就伴随着他们。

关于契丹的起源,有这样一个传说:有一位男子骑着一匹白马自湟河(今西拉木伦河)而来,一位女子则乘青牛自上河(今老哈河)而来。二者相遇,结为配偶,生了八个儿子。后来,他们的八个儿子分别繁衍为八个部落,逐渐发展成为后来的契丹。

唐朝末年,契丹首领耶律阿保机统一契丹八部,建立了辽国。1124年,契丹人在中京城下与女真人决战失败,贵族耶律大石率几十万部众迁至漠北,延续了辽政权。辽国最终于1218年被蒙古所灭,此后的史书中再也见不到他们的踪迹。

而辽太祖陵,埋葬的正是契丹首领,建立大辽的开国皇帝耶律阿保机。

辽太祖陵地下陵寝建筑情况尚难确认,但就仅仅是奉陵邑附近的一处石房子就如消失的契丹文化一样,神秘难解。这座石房子,由花岗岩大石板构筑,高3.5米,宽6.7米,进深4.8米,全屋只用7块大石板,这种结构的石室,为中国古代建筑物中所少见,也是辽代建造石室中仅存的一座。至今为止,没有人能说得清这石房子究竟是用来干什么,是当年修建皇陵的办公室,又或者是当年祭祀天地的场所;甚至同行小伙伴路灯他儿子异想天开的觉得这或许是外星联络台,否则契丹人怎么会突然从历史上消失了呢,说不定他们是外星人呢?小朋友的思维总是跳跃,但谁又能保证这一定是错的呢?

而造成契丹文化神秘难以解读的原因,是源于契丹文字与中国著名的东巴文、仙居蝌蚪文、夜郎天书、岣嵝碑、巴蜀符号、仓颉书、夏禹书、红崖天书一样,成为二十世纪的不解之谜。就算现有契丹文资料以石刻为主要内容,有数十件,总长达数万字。但其中契丹小字《郎君行记》是唯一一份契丹、汉双语文献,是解读契丹文的关键,却也没有一个考古学家和文字学家敢说能翻译契丹文字。

就像石屋外墙上斑驳充满岁月痕迹的镌刻,很多考古学家都猜测也是契丹文字,却难以解读。

那达慕 心念的草原盛会

那达慕,蒙语的意思是“娱乐、游戏”,每年七八月牛羊肥壮的季节,蒙古人为了庆祝丰收而举行的聚会,摔跤、射箭、骑马,能真实的看到蒙古草原马背上民族是怎么样的。而聚会的同时,又沿袭了类似汉族人赶集的风俗,毕竟蒙古族人古时是以草原为生的游牧民族,物资采购各方面并不太便利,于是慢慢的大家也就形成默契在那达慕大会举办的同时买卖商品,形成了蒙古族人特有的一种聚会形式。

而或许是运气使然,这一趟的赤峰之行,大伙是追着契丹文化来到巴林右旗,却遇见了赤峰地区的那达慕大会。唯一遗憾的或许只是,因为路途遥远,让我们错过了那达慕大会精彩的开幕式。

但也正因为此,我们才逮到机会,和一位参加那达慕的蒙古摔跤选手询问了很多问题。说实在的,作为专业选手,有他们的傲气,起初我们相邀的拍照访问都被无情的拒绝。好嘛,终究“英雄难过美人关”,最终人家愿意让我们采访问问题是因为这次同行的几位美女小伙伴的“死缠烂打”。

也因此才了解到了许多。

比如蒙古摔跤应该称之为“搏克”,脖子上的那些大伙看上去似乎破破烂烂的布条称之为“景噶”,是获得冠军才会有的,“景噶”越多说明获得的冠军越多。

于是,一路上声称要找“搏克”试两手的大师兄路灯,看到人家脖子上如此多的“景噶”就立马怂了。

嗯,那达慕大会,搏克手们进场热身的样子,有没有种金庸笔下郭靖年少时被蒙古搏克手们围攻的感觉?

那达慕大会上的争雄之心,不若萧峰在雁门关的进退两难,也不似郭靖在襄阳城的内心煎熬,有的不过是畅快淋漓的呐喊与拼搏。

只是,谁也没有料到,七月末的草原依旧晴雨难测,那一场瓢泼大雨,就仿佛弯弓后离弦的箭,让我们错过了许多那达慕的精彩。

却也收获了那一刻离场弓箭手们的苍凉回旋。

草原靶场 演绎无间道

因为那达慕大会的一场大雨,错过了想一试弓箭的机会。

却怎么也料想不到在这赤峰草原上的龙口山庄,竟然有一处可以实弹射击的靶场,不是卧射,也不是打靶,而是非入门级别的站立射击,还打的是啤酒瓶~!@#¥%……

还好,第一发子弹命中,把同行的小伙伴们给惊呆了。

~!~@#¥%……结果后面就丢人丢大了,接连的脱靶,爷不玩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大伙都差不了多少。

最后大伙在靶场玩嗨了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一把专供游客摆拍的枪!

“给我个机会。”

“怎么给你机会?”

“如果有一天我真的变成了坏人。”

“那就问问我手中的枪。”

“你连兄弟都不相信?!”

“我……我,别逼我!”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我只想做个好人!”

哎~~

遇见一群逗比的小伙伴,这就活生生的在草原玩起了无间道,好嘛,其实也挺过瘾的。

马背上的民族 居然可以抢亲

离开热武器的现代化,我们还是回到更贴近蒙古草原的文化中去,寻找点什么不同吧。这是个关于蒙古婚礼不为人知的一面。

与中原婚礼相同,蒙古族的婚礼,新郎新娘也会穿戴红色艳丽蒙古服饰,头戴圆顶红缨帽,喜庆无比。只是,你何曾想过,在汉族人看来神圣而不容破坏的婚礼,却在蒙古由奴隶制社会流传下来的部落间,有着抢婚的习俗!

新郎从新娘家中迎娶回新郎家的路途上,还未到达新郎家时。

其他部族能在途中带着马队,在半途中截取新娘,抢亲!

好吧,看这场草原上的抢亲戏,我表示我的内心是震撼的。。。。难怪在蒙古每每总会有当地人说:蒙古,是可以抢亲的。

敢情是这么回事!

只是,新娘,你也不用这样吧,被抢前满脸忧愁,被抢后满脸娇羞喜悦。虽然我们也都觉得抢亲的那位兄弟比较帅。

等等,这新郎和抢亲的哥们,你俩是不是之前十指紧扣,向着长生天起誓,就此结为安达?这尼玛的~!@#¥%……看不懂了,神剧情有木有!?

乌兰布统 皇家猎场

说了那么多,可提到蒙古,就不得不说说草原。只是赤峰地区的乌兰布统草原,有些尴尬。而尴尬的理由竟然是因为它在康熙王朝时期,是皇家猎场。你问我这有什么好尴尬的?

皇家猎场有木有?!

天苍苍野茫茫有木有?!

瞬间脑补了什么画面?还珠格格那傻里傻气的笑……有木有!?

这实在是太尴尬了!

但其实,乌兰布统,在蒙古语的意思是红色的山丘。而照片中那个隆起的山丘就是红色山丘。这片草原,是康熙大战噶尔丹的古战场,而那座红色的山丘则是噶尔丹指挥战斗的地方。

命运在时间里前行,清朝已在历史的长河里也渐渐被人们遗忘。又有多少人记得这片草原曾经战鼓喧天,又有多少人忆得起这片草原过往血流成河。

我们会渐渐的淡忘很多东西。

却无法忘却这片长生天赐予的翠绿草原。

草原,就仿佛蒙古族生它养它的地方,它会有嫩绿的青草,黄灿灿的野花。

牵着马

静静走过青草如玉的蒙古草原

多想养一些牛羊

种一片田

带着浪迹天涯的感觉

时光如云

慢慢悠悠

召庙真寂 梦回藏地

说实话,对于我这个藏地迷而言,蒙古的喇嘛庙却依旧是陌生的。

本听闻行程是召庙,也没有主动去了解,尤其同行的女生蛮以为参观个寺庙都穿得美美的。尤其走入召庙的范围,见到并不同于藏传佛教却是中原佛教的观音像时,我也有种觉得只是逛逛的错觉。

绕过观音像,见到硕大的吉祥宝鼎,见到宝鼎四脚舞动的风马,那一刻心突然很静很静,仿佛把我拉回到了我更加熟悉的藏地。额头轻触经幡,听见诵经的梵音,突然很期待见到召庙的真容。

行走在内蒙的土地上,少了些草原马背上的狂野奔放,第一次,感觉到淡然平静的氛围。不远处的山顶略像雏鸡又仿若仙桃的石头矗立,带着整个召庙的神奇。

原来召庙不仅仅是一座庙,更是各种各样和佛家有关的元素夹杂一起的一处所在。

至于圣泉,似乎是每一处圣地必不可少的元素,带起的五彩经幡,带着怎样一丝甘甜。

走过圣泉,石碑上的真寂之寺,结果大殿却写着善福寺,让人些许摸不着头脑。

原来,后来在此修建善福寺,后发现大殿之后居然有着曾经史料记载的真寂之寺。真寂之寺在灵岩山下,为四窟二龛式,石窟内共有大小佛像112尊。主尊为释迦牟尼佛祖,佛祖全长为376厘米,枕右手面东侧卧在石床上,整体雕像脱离地面,也就是说明佛祖已经脱离世俗。佛经上说佛祖的涅槃像是头北脚南枕右手面西侧卧,而真寂之寺里的卧佛是世界上仅此一尊的头南脚北枕右手面东侧卧的雕像。而那112尊佛像中有其中三个是两个是官商一个是老者,已此形象来揭示佛家普度众生、立地成佛的说法。

石佛像中,其中一尊释迦牟尼佛像,所结手印应该说得上是独一无二了,甚至佛家高僧都无法解读。现如今有两种说法:一是佛家“不二法门”手印;一是与燃灯古佛,二佛并存的意思。究竟为何意,为何解,或许只有当初辽代建造者知晓了。(寺庙内唯一授权让我们留下影像的地方)

走出真寂之寺,灵岩山上隐约看得出一只展翅的大鹏,据说每天阳光在特定的角度照到大鹏,大鹏鸟左侧的石壁上就会显现出一尊仿若宗喀巴大师的影子。也许是缘分不够,也许是别的,我未得见。

接下来,召庙的阎王道就苦了因为只是逛逛庙穿得美美的女生们了。

也许走惯了户外,在阎王道,我反倒像是跳脱六道轮回的异类,轻松异常。但这样打滑难以攀爬的路,对于普通游客,尤其女生来说,真宛若炼狱一般困难异常。

走过了阎王道,到山顶,绕着桃石转上三圈祈福。

接着你可以试着去钻再生洞,意预重新转世洗净铅华一般。

走完阎王道转过圣桃石,我并没有去钻再生洞。

不为别的,只为坐在挂满经幡的树下,心若止水。

有人说,在藏区又或者在山里,我才是真正的布爷。

有人说,在藏区又或者在山里,我才是更好的自己。

也许都对吧,所以我不想去钻再生洞,在这样能让我宁静的所在,我不需要幻灭重生。

如果遇见有声音

经幡是否真寂

如果思念有声音

时光是否听得见

在草原传来

不负如来的佛音

也许世界的尽头

海枯无浪

也许末日的那天

碧空无痕

风却依旧带着眷恋

轻抚过那些过往

忘与不忘

燃起的藏香

都已留下印痕

冷雨寒夜 歌暖草原

有多久没有好好听歌了,我都记不清了。更别提有多久没有好好现场听一场演唱会了。旅行路上的我,总显得匆忙,匆忙得有些时候都忘记停下脚步,去欣赏些什么?

在那个下着雨的夜晚,在那之前,我听过杭盖乐队的歌,却不知道他们是谁。即使雨再大夜再冷,可现场,挥舞着的双手,一曲一曲的高歌,燃爆整个草原的夜了吧。

听着歌,淋着雨,那种热血沸腾,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回到了少年时。

码字码到这里,边翻看着照片。

突然在想,旅程中,一群人在交流着赤峰,总说不上什么有趣的地方,直到回到了生活的原坐标,直到静静的回首品味,才发现契丹文化、蒙族文化、有些许差异于藏地的藏传佛教、那场偶然遇见的那达慕,那场偶然遇见的演唱会,无一不值得回忆与珍藏。

也许,有一天,我将再次梦回赤峰;也也许有一天,我也更希望有一天,有人告诉我契丹文化的谜底,带着追寻大辽的苍凉记忆,再次回到这片略显熟悉却又陌生的草原。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