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印记】炒面菜

2017-10-17 15:24:09 来源: 大河网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这道菜,餐馆酒楼的菜谱里找不到,就是寻常百姓家的餐桌上也早已销声匿迹了,这只是我记忆中的一道菜。那是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青黄不接春三月,冬天腌制的酱白菜、酸豇豆、咸萝卜之类的坛子见底了,树上的槐花结

这道菜,餐馆酒楼的菜谱里找不到,就是寻常百姓家的餐桌上也早已销声匿迹了,这只是我记忆中的一道菜。

那是个物资极度匮乏的年代。青黄不接春三月,冬天腌制的酱白菜、酸豇豆、咸萝卜之类的坛子见底了,树上的槐花结子儿了,田野里的名种野菜抽穗了,菜园里也没有了一棵青苗。人们的餐桌上便没有了可咽的菜。这时候,炒面菜开始盛行,那年月那季节,庄上家家户户的饭桌上几乎清一色的炒面菜。为此,庄上的许多婆姨姑娘们练成了炒菜的好手,我母亲是其中最优秀的,因此,常常有别人家端着一瓢面或半瓷盆面来请母亲炒,我们兄妹几个也能常常吃到她们带来的几颗花生米或是几粒黄豆,如果偶尔能吃上一粒糖块,那天真比过年还高兴。

我曾多次观看过母亲炒面的过程。

炒面关键在火候。炒之前,先刷净锅,大火烧,待至锅内的水汔烧干,母亲用那宽大的手贴在锅面上,感到有些烫手了,便把火压小,把面薄薄地摊开在锅里,火烧均匀,文火慢炒。在母亲轻轻翻炒下,面由雪白变成灰白,然后是微黄,橙黄,最后成了焦黄,香味也随着颜色的变化而越来越浓,到了最后,满院都飘溢着香味。

这个时候,我也开始使劲咽着唾沫,盯着锅里黄灿灿的炒面,看母亲把柴火退出,用水浇灭,把炒面铲出,放在瓷盆里,稍凉点后,便拿来早已准备好的塑料袋,把炒面装进去,扎紧口,防止漏气,以保持炒面的新鲜、不受潮。这样炒一次,就能吃上好几天。

如果哪次炒得多,塑料袋装不下,母亲就会把我们兄妹几个叫过来,把余下的炒面平均分开,倒在我们各个人的手掌心里,我们各自捧着自己的炒面,先用鼻子凑近闻闻香气,然后闭上眼睛,伸出舌尖,轻轻地舔一点炒面,放在嘴里咂摸着,相互挤弄着眼睛。我感觉,不亚于现在品名茶、尝好酒。

面炒好,菜就好制作了。每次开饭前,舀来稀饭或米汤,放上炒面,撒上盐,再加点油,搅拌均匀,就成了炒面菜,如果家里有芝麻油,滴上两滴,那真是香气扑鼻、美味佳肴了。每次吃饭,常常是饭没吃几口,炒面菜就吃个精光,虽然母亲不断地提醒我们要多吃饭,少吃菜,但对嘴馋的我们丝毫不起作用,没办法,母亲只好一次次加重盐的分量。

现在,吃腻了山珍海味的人们,开始“返璞归真”,以吃野菜为时尚,而我在饭桌上,是从不碰那些东西的,因为我的胃曾经天天被它们填充着,对它们的记忆多是痛苦。

就是这炒面菜,留给我的记忆也是苦涩多于香甜。(乐兵)

(责编:杜发光、李玉荣)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