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往事烟雨中——记西华箕子读书台

2016-05-10 17:18:48 来源: 周口晚报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 在历史的长河中,西华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曾发生过数不清的传奇故事,留下了女娲城、箕子读书台、城隍庙、清凉寺、龙泉寺、商高宗陵等众多历史遗迹。箕子读书台和箕子在西华的故事至今流传。近日,记者怀着对古人的

 \

    在历史的长河中,西华这块古老的土地上曾发生过数不清的传奇故事,留下了女娲城、箕子读书台、城隍庙、清凉寺、龙泉寺、商高宗陵等众多历史遗迹。箕子读书台和箕子在西华的故事至今流传。近日,记者怀着对古人的崇敬心情,来到箕子读书台,寻找箕子在西华的点点滴滴。

  箕子其人

  如今的箕子读书台,位于县城西北隅的百亩箕子湖中,台身呈方形,青石铺就。台上有方形箕子亭(祠)、青砖砌筑,灰瓦覆脊,建筑不失古代风貌。碧绿的湖水在阳光照射下碧波粼粼,湖面上不时有水鸟飞过。

  居住在箕子湖南岸,现年76岁的居民李泉兴老人向记者讲述了一个古老的传说。据传,在现今的箕子湖东面有个酷似砚台的坑塘,被后人称为箕子磨墨池。从他记事时起这里就是长满芦苇的地方。传说中这个坑塘曾是箕子被囚禁西华期间经常磨墨的地方,因为他的神圣,多少年来无数文人墨客曾到此顶礼膜拜。后不知何时起,在箕子读书台周围形成了一个天然湖,传说中的箕子磨墨的地方也被湖水淹没,但磨墨池周围的芦苇常年生生不息。

  箕子(公元前1122年至公元前1082年),商代贵族,据说是纣王叔父,知识渊博,官居太师。当时,纣王身边有三个仁人志士,被称为“三贤”,分别是宰相比干、大臣微子和太师箕子,他们对纣王的暴政不满,多次力谏,因此纣王对他们怀恨在心。

  纣王首先对比干下了毒手,下令对比干剖腹验心,被挖了心;微子屡谏,也得罪纣王,为防止受到杀戮,远走他方;太师箕子,作为纣王的叔叔,感到纣王对自己下手的日子也不远了,终日郁闷。后来,他装疯卖傻,以此躲避纣王的迫害,忍辱负重活了下来。纣王见箕子疯疯癫癫,于是把他囚禁在西华。

  被囚禁在西华后,箕子筑台昼夜苦读,掌握了大量的天文地理、治国理念等知识,写出了儒学的代表作《洪范》。周武王灭殷后,箕子获得释放。周武王向他咨询治理国事的策略,箕子提出了治理国家必须遵循的9条大法。据《西华县志》记载:“《史记》武王克殷,访问箕子以天道,箕子以洪范陈之”。这9条大法被后人称为“洪范九筹”。

  周武王一心想让箕子出山,协助自己管理江山,但箕子拒绝了武王的好意,并说自己曾服侍过纣王,以一臣不侍二主为由多次拒绝武王的好意,也因此引来武王对他常怀不满。迫于武王的压力,箕子假意同意入朝为官,但向周武王提出一个条件,让自己赴任前到鸿沟(现西华县)拜祭先主商高宗,武王不知是计,满口答应了。

  随后,箕子带领5000余名童男童女来到鸿沟祭拜先主。约公元前11世纪前后,箕子带领那些童男童女离开鸿沟逃到朝鲜半岛。周武王发现被骗,但又不好发作,只好顺水推舟封箕子于朝鲜为王。

  箕子读书台

  原箕子读书台为明代所建纪念性建筑,位于西华县城东南隅,与衍畴书院、箕子祠在一起。《陈州府志》载:“华邑,箕子之旧封也,故城号称箕城。县城东南隅,其势甚高,有箕子祠在焉。” 

  箕子读书台共造房屋9楹,礼堂3楹,东西两厢各有陪祠,四周遍栽桃李,每当秋高气爽,夜阑人静,书声琅琅,韵致清幽,故有“箕台夜读”之称。后人在诗中写道:“箕台矗处依城麓,桃李成荫绕书屋。夜秋凉霜寒,风清月白桃烂读”。明神宗万历二十年,巡抚吴自新对箕子读书台重新建造,并把地址选在县城西北隅。1693年,知县李培再次捐资修建。 

  箕子读书台因受洪水浸泡,于1979年倒塌。2000年,西华县土地部门发起社会筹资,在原址进行了重建。箕子读书台对印证和研究我国商代历史具有重要意义,也是古西华的象征。因箕子在西华生活多年,为纪念箕子,史称西华为“箕城县”。

  箕子与朝鲜

  箕子率5000童男童女逃到朝鲜后,联合那里的土著民族建起了“箕氏侯国”,这也是朝鲜历史上第一次有记载的王国。

  《史记》载,武王伐纣后,箕子带着商代的礼仪和制度到了朝鲜半岛北部,由于他崇尚礼仪,与人和善,被推举为国君,并得到周朝的承认,史称“箕子朝鲜”。

  据《汉书·地理志》载,箕子入朝鲜后,带去了先进的殷商文化。他以礼义教化人民,又教给群众耕织技术。受殷商文明影响,朝鲜半岛有了迅速进步,产生了自己最早的成文法《乐浪朝鲜民犯禁八条》。

  相传,箕子在朝鲜立国后,曾回到周朝国都朝见周王。当经过殷商故国时,看到过去华丽的宫殿成为废墟,杂草丛生时,箕子十分伤心,便作《麦秀之诗》:麦秀渐渐兮,禾黍油油。彼狡僮兮,不与我好兮!诗中所说的“狡僮”,指的就是商纣王。商朝遗民听到这首诗后,都感伤不已,不禁痛哭流涕。

  现代人情怀

  历代西华民众对箕子怀着敬仰之情,时光虽远去数千年,此情不减。现居住在箕子湖南岸,年逾古稀的李泉兴老人曾赋《箕子吟》一首:“箕子不知何处去,箕台犹有读书声;溏水波涌千重浪,芦苇花飞万古情;古时忠贤少善果,得势之辈多奸佞;箕城父老盼箕子,箕子何日归箕城。”这首诗经著名书法家赵静庵书写后,如今仍悬挂在李泉兴老人宽敞的客厅里。

  何建华、宋怀民等许多民间仁人志士也纷纷作诗写词怀念箕子。宋怀民曾写道:“箕子台前寻圣踪,耳边犹有读书声;见微知著真智慧,佯狂装疯非无能;可怜比干剜心死,无奈纣王逍遥生;昏君之道民怨沸,长流百代警世钟。”针对民间对箕子的敬仰,西华县有关部门也多次召开有关箕子文化的研讨会,商议开发箕子湖景区等事宜。

  鉴于西华人民对箕子的敬仰和箕子文化在西华大地生生不息的情怀,以及箕子读书台在西华县城建设中的地理位置,西华县委、县政府审时度势,把开发箕子湖以及开发箕子文化纳入城市建设的议事日程。不久的将来,箕子读书台将以崭新的面容呈现在人们眼前……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