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口执着父亲寻子12年,“申聪”你在哪?

2017-11-10 16:12:20 来源: 大河客户端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 “现在儿子肯定不叫申聪了,不知道他被拐到了哪里,叫什么名字。但是年龄我记得很清楚,今年13岁,应该上初中。”昨日,身在广东省河源市的周口人申军良说。 2005年,申军良和妻子带着快满1周岁的儿子申聪

1.jpg

2.jpg

 “现在儿子肯定不叫申聪了,不知道他被拐到了哪里,叫什么名字。但是年龄我记得很清楚,今年13岁,应该上初中。”昨日,身在广东省河源市的周口人申军良说。

 
    2005年,申军良和妻子带着快满1周岁的儿子申聪,在广州增城打工。当年1月4日,他独自去工厂上班,有人突然闯入他的出租屋内,对正在厨房忙碌的妻子下药后,抢走了正在熟睡的申聪。此后,申军良踏上了漫长的寻子之路。
 
    2016年,参与作案的几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抓获。其中一名嫌犯供述,当年,申聪在河源市紫金县汽车站附近的一家饭店内,通过中间人“梅姨”卖给了一对夫妇。然而,目前“梅姨”尚未到案,所以申聪的最终去向依然成谜。
 
    12年都坚持下来了,申军良不在乎这暂时的困难。在紫金县苦苦找寻几个月后,他向警方提供了23名疑似“申聪”的少年名单,警方对此进行了核查。半个多月前,警方通过采集疑似少年血样进行DNA比对,先期排除掉了9名少年。“范围正在一步步缩小,我一定要把孩子找到。”申军良说。
 
    变故:1岁男婴突然被抢
 
    如果知道儿子会突然被抢,申军良宁愿不外出打工,守在儿子身边,在老家周口市淮阳县齐老乡种地。
 
    2005年,28岁的申军良带着妻子于晓莉、儿子申聪来到广东增城打工。申聪是申军良夫妇的第一个儿子,小家伙的降临给家里带来了不少欢乐。那时,申军良在一家塑料玩具厂做中层经理,收入可观,他全身穿着名牌衣服,戴着金戒指,拿着最好的手机,大多数人都很羡慕。
 
    那一年的1月4日,距离儿子申聪的生日还有10多天。早饭过后,申军良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只留下妻子于晓莉和儿子申聪在家。上午10时40分,正在出租屋200米外的公司上班的申军良,突然接到妻子电话,儿子被抢了!
 
    等到申军良火急火燎跑回家中,歹徒早不见了踪影,家里只剩下孩子的照片和不停哭泣的妻子。事后,申军良从妻子那里了解到了孩子被抢的过程:当时,于晓莉正在屋里做饭,申聪在床上睡觉。这时,屋内闯进了两个人,一个人从身后抱住于晓莉,往其脸上喷洒不明液体,并用胶带将其控制,而另一个人抱起熟睡的申聪就往外跑。
     
    申军良说,整个过程大约持续5分钟,等到于晓莉挣开胶带回过神来给自己打电话,歹徒已经不见了。事后,警方介入调查,锁定住在自己出租屋斜对门的一对贵州籍邻居,参与了作案。
 
    河南1岁娃突然被抢走 其母精神崩溃
 
    找寻:寻子12年,终于迎来转机
 
    妻子精神失常,年迈的母亲身体一下子垮了下来,全家人都在万分痛苦的日子里煎熬着……在微信里,申军良这样描述申聪被抢后家中遭遇的变化。
 
    “第一反应就是一定要找到他,一定要尽快找到他,放弃一切都要找到他。”申军良说,就是这样,他踏上了漫长的寻子之路。
 
    刚开始的寻找,比大海捞针都难,几乎没有可用的线索。家里人每天分两拨,一拨24小时守候在派出所门口等消息,一拨外出散发寻人启事。“几乎把增城找遍了,所有的大街小巷都去贴寻人启事。只要有人说哪里有偷小孩的消息,我都会追到哪里。”申军良说,那时候每复印一张寻人启事5毛钱,他总共印刷了大约6万张,仅这笔费用就花去了两三万元。
 
    申军良辞去了工作,卖掉了所有的家产,发誓要找到儿子。“心里的痛苦只有自己最能体会,我找不到合适的词语能够表达。”申军良告诉记者,12年来,他先是花光了自己的20多万元积蓄,然后就向亲朋好友借钱,至今花费已超百万。因为现在没有固定工作,一直在寻子路上,所以基本都是靠亲戚朋友帮忙和资助。
 
    有一天,申军良抱着寻人启事,走在寻找孩子的路上,被几个小流氓围住。“他们抢走了我的手机和戒指,抢走了我身上的钱。”申军良说,这是他10多年寻子路上最难忘的一件事,几乎在心底留下了难以愈合的伤痕。那万分无助的一幕,令他刻骨铭心,但却愈加激发了自己的斗志,不管有多难,都一定寻找下去。
 
    事情最终在2016年3月份迎来转机。申军良接到增城警方通知说,嫌犯归案了,孩子的事情可能很快就会有结果。根据警方侦查,共有5人参与了此案,其中就包括申军良当年出租屋斜对面的邻居周某、陈某。
 
    震惊:申聪被以1.3万元的价格卖掉了
 
    也是从警方那里,申军良了解到,自己心爱的儿子申聪,被以1.3万元的价格,在广东省河源市紫金县汽车站附近的一家饭店内,卖给了一对夫妇。
 
    虽然知道了更进一步的消息,但孩子目前的去向依然成谜。因为当初申聪被拐卖时,还有一位中间人“梅姨”,目前“梅姨”尚未归案,所以暂时没人能说清孩子到底卖给了哪户人家。
 
    今年7月26日,在媒体朋友的帮助下,申军良找到山东省公安厅模拟画像专家林宇辉。根据申军良夫妇本人的照片以及申聪从出生到快1岁时的照片,林宇辉模拟画出了申聪13周岁时的画像。而在此前的6月份,林宇辉曾帮助美国警方画出章莹颖失踪案的嫌犯画像。
 
    一个多月后的9月7日,正在住院的林宇辉一直牵挂着申聪案件的进展,他在医院期间画出了申聪的第二帧模拟画像。有了这两张画像,申军良重新制作了一份寻人启事,上面不仅有申聪小时候的真实照片,也有两帧长大后的模拟画像,同时,他还特意把当年拐卖申聪的中间人“梅姨”的画像也放了上去。
 
    在这份寻人启事里,他用特大号的红字写着“悬赏10万,寻找被抢爱子申聪”。下方,介绍了申聪身上的胎记:左脚大拇指有一处青色胎记,右屁股上有圆形的红色胎记,右大腿屁股下有一圆形胎记。
 
    而嫌犯“梅姨”的特征是,讲粤语,也会讲客家话,其真实姓名不详,现年65岁,身高1.5米,曾长期在增城、韶关、新丰等地活动,涉嫌多起拐卖案件。
 
    信念:我相信一定能找到儿子
 
    申军良的微信名称就是“寻找儿子申聪”,今年已经40岁河南将迎“跳崖式”降温 还有大风降雨天的申军良很少在微信里放自己的照片,偶尔有几张,也是拿着儿子的寻人启事拍的。照片上,他显得非常疲惫,就像受尽了一番折磨和煎熬。
 
    老家淮阳县齐老乡小申庄村,田地里的麦苗已经发芽,申军良70多岁的父母依然在老家种地,他们不愿把耕地租给别人,说自己种收入能多一些。自从儿子当年被抢走后,申军良很少回周口老家。“压力很大,回去怕人议论,外出的时候带着儿子,回来却没了。”申军良说。
 
    12年来,申军良除了不停寻找申聪之外,又先后有了两个儿子,新的孩子加入家庭,这让他妻子的精神状态有所好转。
 
    根据目前掌握的信息,申军良把申聪的下落锁定在河源市紫金县。同时,根据其中一名嫌犯供述,除了申聪外,被拐的还有另外8名孩子。9人中,申聪等8人确定被拐到了河源市紫金县。
 
    目前,其他几名被拐孩子的家人也都赶到了紫金县,他们和申军良一起“抱团”寻子。此前,申军良曾向广州增城警方提供了23名疑似申聪的孩子名单,而警方也对这些名单上的孩子陆续进行核查,并分批提取了血样做鉴定。今年10月中旬,第一批6名、第二批3名孩子的鉴定结果出炉,结果均与申军良的DNA信息不符,申聪不在此列。
 
    申军良坚信,他一定能够找到申聪,他甚至已经想好了找到申聪后的打算。“我会尊重孩子的意愿,如果他现在生活得很好,又不愿意回来的话,他可以继续在那里生活。如果他生活得很不好,我希望他能回来。”申军良说,到那时,他才会真正回归家庭,好好工作,让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责编:杜发光 李玉荣)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