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竹衣荷运华章——青年书法家邢怀章印象记

2016-10-26 10:41:48 来源: 大河网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   邢怀章在创作中  邢怀章书法作品   初见其人,便觉气质儒雅。在客厅的茶案前,身穿唐装的他正襟危坐,十分娴熟地为我们选茗、注水、煮茶,展现着茶的冲、泡、品、饮的技巧,渲染着茶性清纯、幽雅、质朴的气

 

  邢怀章在创作中

  邢怀章书法作品

   初见其人,便觉气质儒雅。在客厅的茶案前,身穿唐装的他正襟危坐,十分娴熟地为我们选茗、注水、煮茶,展现着茶的冲、泡、品、饮的技巧,渲染着茶性清纯、幽雅、质朴的气质,颇有一番艺术感染力。茶案旁,一盆精致的文竹,在流水的浸润下细枝纤长,嫩叶茂密。欣赏着他的茶艺表演,品尝着他的浓香“茶道”,感受着文竹的清香韵味,着实有一种享受艺术的感觉。

   茶毕,他向记者介绍起茶艺来。他说,茶艺是一种文化,把日常的饮茶引向艺术化,提升了品饮的境界,赋予茶以更强的灵性和美感。

   说罢,他走进书房,站在书案前,松动筋骨,尽显“侠气”之风。随后,他铺宣纸,润古墨,起笔锋,笔尖跳跃,气势扑面,让人惊叹。他在创作“云游”二字时,左手插兜,右手执笔,神态自然,尽情挥洒,笔走龙蛇,若行云流水,并可在瞬间实现笔锋的“秒转”,让人眼花缭乱。

   他彼时似温文尔雅的儒家门生,此刻如三尺青锋在手的侠客,简直判若两人。

   此乃何许人也?

   他正是郸城县人氏,现定居北京,斋号汉游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邢怀章。

   他还是北京《新华社书画院》专职书法家、北京《武警指挥学院》特聘教授、住建部《中华建筑报》艺术总监、中国当代水墨艺术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硬笔书法家协会楷书委员会委员,全国最具有升值潜力的100名青年书法家之一。

   发奋研习书法

   邢怀章出生于杏林世家。他的爷爷写得一手蝇头小楷,尺素之间,刚柔并济。幼时的邢怀章,最爱看爷爷给病人写药方,并逐渐对书法产生了兴趣。上小学时,邢怀章拿起毛笔,像模像样地学着爷爷写字。他按照继承祖业的安排,考上了河南医科大学,毕业后成了一名医生。但是,32岁时,邢怀章毅然解去青囊,重拾笔墨。如今,他已经成为以小楷、隶书、魏碑为长,又探索出创意性字体,五体皆擅,全能多面的全国著名的青年书法家。

   他在郸城县城的老宅,处在石板铺就的小巷深处。

   从2006年开始,邢怀章在这处十分简陋的老宅里居住了10年,“修炼”了10年。他的乳名叫铁钢,他以钢铁般的意志,发奋研习书法,并取斋号苦铁斋。

   世事大抵如此,有舍才有得。一句“留得枯荷听雨声”,把选择的矛盾吐露得淋漓尽致。将家学渊源放弃,于他而言,并非毅然决然。正如残荷告别盛夏,个中悲凉的挣扎无人可以言说。然而,把自己心中的梦想拾起,是寂寥之外的清韵,正如秋雨不期而遇,又添别样之美。

   于是,他在自己的斋房里把搜集来的残荷、枯枝、萎莲放在比较显眼的地方,以励志、自勉。

   为了梦想,他与秦篆汉隶为伴,藏身于摩崖石刻、汉砖瓦,埋首于墓志铭、造像记。

   为了梦想,他离开家乡来到南京,租了一间8平方米的房子,开始了求学之路。

   江南水乡,人文鼎盛。邢怀章觉得小楷非常适合这里的意境。他练习最多的是明朝书法家文征明的小楷。一本《离骚经》,他不知摹了多少遍。一年后,邢怀章转入魏碑的学习,将魏碑的要领运用到小楷的书写中,从而将小楷写得灵动而不失厚重。

   “没有经济来源,还要养家糊口,我每天早上不吃饭,中午和晚上蘸着辣椒酱吃馒头。因为这是我自己选的路,再困难也要坚持走下去。”邢怀章说。

   书法终有所成

   邢怀章认为,只有做好人,才能写好字。善思、善为、善行是他的制胜法宝。2011年,是邢怀章事业的转折点。当年年底,在参加一次爱心义卖活动中,他的小楷作品引起了很多人关注。一位企业家找到邢怀章,想以1000元的价格买他写的《心经》。邢怀章第一次靠写字挣得酬金。从此,越来越多的人欣赏邢怀章的作品,一幅长篇巨制卖出了6位数的高价,身价直逼一线书法家。

   从此,邢怀章的眼界更宽、更高。邢怀章信誓旦旦地要到书法圣地——北京闯一闯。此时的邢怀章虽已小有名气,但要在高手如云的北京闯出一番天地,靠的是实力。对此,邢怀章充满着必胜的信心。

   为了展示自己的雄心,他特取“汉游堂”为书房斋号,一举实现了从“苦铁斋”的“汉游堂”的蝶变。

   2013年,中国书法展览较多,邢怀章一口气参加了9次全国大型书法展。

   书法在于悟,悟了才能通,才能变。他早年学草书,运笔不到家,作品没气势。后来他看到众人划桨,如果力度、节奏不够,船就不会行走。他颇受启发,茅塞顿开,悟出了笔法笔势。

   邢怀章注重书法艺术与中医的巧妙结合,讲究阴阳虚实,讲究艺术作品的“原生态”。这种“原生态”,是艺术家本真的体现,是不带刻意修饰的自然流露。

   他的心目中,于每件作品而言,最初的思想其实都是一种原始的状态,是一种有意然而却是潜在的意识。

   字帖是他的老师。由于长期对于传统书法艺术的学习,加之淳朴自然的天性,他的书法作品有大的天象。自然的拙朴不是伪装出来的,而是他天性的流露。

   艺术需要个性。书法艺术没有个性是走不出来的。邢怀章专心致力于艺术创作,在临帖法古的基础上,不断探索创新,寻找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和道路。他的作品上研秦汉下探明清,取法高古,诸体皆擅。近几年,他投入时间最多的还是秦篆汉隶、摩崖石刻、汉砖瓦、墓志铭和造像记。他把秦篆汉隶的苍茫高古,摩崖石刻的浑厚霸气,墓志铭和造像记的天真烂漫都巧妙地融入自己的胸怀。

   静心悟道的修行,已初见成效。他足迹百川,心存丘壑,澄怀观道,匠心独具,自成风貌。其小楷灵动厚重,行书笔走龙蛇,草书行云流水,隶书圆厚古朴。尤其是他喜欢将草书的率真纵恣之力感,高古自由之笔意融入他的行书中,线条如行云流水。

   邢怀章喜习武、喜作诗、喜赏竹、喜品茶,亦喜饮酒。他说,武术的一招一式应用到书法上,可以彰显动静结合,挥洒自如;诗词的“雄”“媚”境界应用到书法上,可以激发书法灵感;竹子的清淡刚毅应用到书法上,可以不为外界所动,静心创作,“任尔东西南北风”;茶艺的品饮境界应用到书法上,可以增强书法创作的灵性和美感;饮酒的淋漓酣畅应用到书法上,可以激发隐蔽在内心的本真,具有通神之妙。

   邢怀章认为,习书首先是个杂项玩家。五体皆习、皆善,互相融合,然后贯通。他别出心裁运用诸体之长,营造缤纷画意,出人意表却又美不胜收。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留得枯荷听雨声》。该作品以汉隶厚重笔法为基础,融入篆书和行书之趣,墨色浓淡干湿变化丰富,以破体散锋入纸,具有超前的时代气息和水墨画意。

   邢怀章说:“挥毫泼墨的时候,也是我疯癫的时候。笔墨里写的是我的灵魂,写的是我的思想,写的是我的意识,写的是我的感觉,最终写的是我这颗炽热的心。守着孤独,守着漫漫长夜!灯光下伴随着墨香,让我酣醉,让我荡漾!”

   成熟是行动,是瓜熟蒂落,是自然的流露,是悟道后更深的沉默。“傲骨自天成,冰天雪地开。只将春来报,不与春争色”。邢怀章的书法艺术已如画出神,日臻成熟。记者孙智文/图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