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虚拟军事时代的战争辩证法

2018-10-11 16:26:01 来源: 解放军报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引言哲学是时代活的灵魂。虚拟军事辩证法的诞生,标志着人类军事思维和实践已进入一片新天地。如果我们仍然从传统辩证法出发去理解虚拟军事,不仅会出现系统性、框架性困难,而且将无法掌控未来战争的主动权。辩证法

引言

哲学是时代活的灵魂。虚拟军事辩证法的诞生,标志着人类军事思维和实践已进入一片新天地。如果我们仍然从传统辩证法出发去理解虚拟军事,不仅会出现系统性、框架性困难,而且将无法掌控未来战争的主动权。

辩证法作为人对思维的构建,在不同时代有不同形式,虚拟军事辩证法是信息时代对军事思维的新构建

辩证法一词源自希腊文,意为谈话、论战的技艺。古希腊被亚里士多德称为“辩证法的创立者”的芝诺的论辩方法,就是最初意义上的辩证法。辩证法是人们对如何思维的一种构建,是人“想”出来的。康德说,辩证法是统觉。言下之意,纷繁、无序的世界通过辩证法让人获得对自我意识的把握和统一。

随着时代发展,辩证法不断有新的形式产生。譬如,客观辩证法描述自然界、社会的辩证运动规律,如对立统一规律、质量互变规律、否定之否定规律等。与客观辩证法相对,寻找、揭露对方论断中的矛盾,战胜、克服对方的手段、技巧,即是主观辩证法。它始于苏格拉底的辩论术,是辩证法最丰富的形式,经久不衰。芝诺的反思辩证法,莱布尼茨的“单子论”辩证法,黑格尔的概念辩证法,都属于主观辩证法。

虚拟辩证法是辩证法的当代形式。它是计算机0-1二进制系统如何表达万物、建构新的存在的辩证法,即0-1数字辩证运动的辩证法。数字化、信息化、网络化推挽前行,数字、虚拟、智慧交相辉映,使虚拟辩证法从一开始就带有鲜明的智慧特征。在军事领域,各式各样的虚拟训练系统、战略推演系统、决策辅助系统和战争机器人,催生了虚拟训练、虚拟对抗、虚拟作战等军事实践形式,从而使虚拟军事登上了现代战争的大雅之堂,特别是新的关系、范畴和规律大量涌现,让虚拟军事辩证法应运而生。

辩证法本质上是主观形态的,作为人们在思维中构建世界的方法,出发点是概念。把前人的东西“打破”,提出你的观点、规则和体系,形成新的思维框架,这是解构。构建则是创造概念,或严肃或随意或俏皮,都有自己的风格,让世界更多彩。不过,随着虚拟的发展,基于概念矛盾运动推导的演绎过程,即演绎逻辑,渐渐被时代遗忘了,传统军事辩证法正在退出历史舞台。比如,结构优势超越性能优势,数据关系替代因果关系,综合制权统摄单一制权,改变了现代战争的制胜机理,但它们都不再按照传统的演绎逻辑展开,与一般的军事概念创新也不同,而是通过数字化虚拟来构建与合成存在,这才是信息时代的大思维。

表达手段决定一切辩证法的命运,数字化虚拟作为智慧表达的最新手段,为虚拟军事辩证法注入了勃勃生机

人格化思维是远古人类的思维方式。比如想象、比喻、拟人化,及其图腾、神话、巫术思维,等等,这些在理性时代曾经被否定,但到了20世纪末又被重新接受,原因在于手段现代化了。一切可以数字化表达,意味着人格化思维的复活。

《哈利波特》为何风靡全球?飞天扫帚、活点地图、隐身披风……巫师风行世界,难道是人的大脑出了问题?当然不是。因为人类已进入新的“巫师时代”,拥有巫师一般的生活方式:摁键→物体运动→“呼风唤雨”。比如指尖上的生活,指尖一动,面包、黄油、啤酒乃至冰箱等,很快送到你锁定的坐标。当年军事文学家描写海湾战争的场景,似乎每时每刻出现在现实生活中:目标查找,特征搜集,GPS+照片定位,高德导航,微信指令,陆、海、空物流联动,专车、蛋糕、鲜花、美食、歌手等网约服务随之而来,组织一顿饭局、一个派对抑或一次旅行,俨然像指挥一场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战役。

又如战略推演,春秋末期的孙子就有“庙算”之说,但那时主要靠沙盘、模型,手段有限,主观成分很多。要想得到确切结论,尤其推演几年、几十年后的战争,只能“形而上”,难免落入王道与霸道、仁义与诡诈、德治与法治的宏大叙事,可信度不高。但现在不同了,基于信息平台的战争预实践不仅可以给出确定性结论,而且可以进行战争设计,生成具体方案。力量构成、战场选择、兵力使用、进程控制等,大到战争计划、作战方案,小到行动计划、打击序列,都可通过虚拟推演综合集成和优化。有一阵子军事辩证法吃不开,甚至受到抵触,原因是宏大叙事,没有对现代战争制胜机理做出合理解释,离信息化战争太遥远。但虚拟提供了新的表达空间和手段,原来离我们很远的东西,通过计算机高速运算变得很近。人们借助于数字化和指挥信息系统,把地球变成“地球村”,让战场单向“透明”,从而打通了宏大叙事→微小战事→虚拟战场的链条。特别是伴随着新一轮智能化军事革命浪潮的到来,军事辩证法的智慧之花正在虚拟中重新绽放。

辩证法最终将以思维方式表现出来,虚拟军事辩证法所蕴含的构建型思维,极大地丰富了现代军事思维方式

方兴未艾的计算思维、建构思维、非线性思维、主动性思维等构建型思维,在为人们认识、设计和慑止战争提供新的思维工具的同时,刻画了重塑未来军事世界的基本路径,动摇了传统的安全观、战争观和制胜观。

计算思维——遇事首先想一想可否建立模型,包括数学的、物理的、生物的、化学的模型,通过计算的方法解决问题,从而超越对传统证据链、规律性的依赖。一切可以数字化,并为机器所识别和运算,这是计算思维的元起点。计算思维是分析与综合在虚拟时代的新形式,主要包括模型思维、数据思维、概率思维、集合思维等,它们为计算化学、虚拟军事学等新兴学科奠定了基石。比如概率思维,美国空军的“战斗云”就很有代表性。对于一架正在“云”中执行任务的战斗机而言,过去是千真万确的真实存在,但如今却变成了一种概率存在,因为对手在空中遭遇的将是一片漂浮不定的“云”,逼近它的可能是一架有人机,也可能是一架无人机,抑或是一群穷凶极恶的“狼”。概率思维关注事件发生的或然性,但更关注概率事件的转化。在它眼里,只要存在百分之一的概率,不仅意味着事件可能发生,而且可以转变为百分之百的确定。以导弹防御系统为例,假如敌人发射10枚核弹,那么第一枚就被导弹防御系统拦截是个小概率事件,但正是它的存在,足以让对手不敢轻举妄动,否则将招致毁灭性核报复,小概率转化成了确定的核威慑。

建构思维——建构与反映不是一个层次的东西,反映是物的尺度,即客观事物在人的大脑中的反映。反映是被动的,有个东西在那里才会有反映,而建构是无中生有,是主动的、高级的。建构思维从内在的、美的尺度构建世界,把世界变成我需要的样子,让世界对人微笑。建构思维包括立体思维、多维思维、结构思维、合成思维、跨界思维等。合成思维,从合成角度考察战场与战斗,运用合成方法去设计战争和战场,通过合成方式理解战争的胜负与得失。众所周知,“集中优势兵力”是兵家的不二法则。但问题是,如今兵力构成、集中方式、优势内涵都变了,即由过去追求要素的数量、质量优势变为现在体系的结构优势、有利态势。在信息化战争中,空间是合成的,战场是合成的,力量是合成的,甚至制权、对手都是合成的,一切军事存在都是合成存在。从今往后,谁还想靠单一优势包打天下,连门儿都没有。

非线性思维相对于工业时代的确定性、规律性和可控性的线性思维而言,包括离散思维、曲线思维、两极思维、临界思维、跳跃性思维、颠覆性思维、跨越式思维等,具有跳跃、发散、不可控等不确定性特点,与智慧的不确定性特征相暗合。非线性思维是一切军事天才的共同禀赋,他们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只是数字化虚拟的出现,让这些战争大师们如鱼得水,挥洒更加自如。主动性思维相对于应对性的被动思维而言,内含了先手、先胜、预实践等结构,包括时间思维、控制思维、推演思维、先胜思维、态势思维等。战争博弈说到底是争夺战场主动权和主导权。主动才能主导,主导才能控局。主动性源自于时间优势、结构优势和战略先手。但凡伟大的军事家从来都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大都会通过超凡脱俗的顶层设计,抑或别出心裁的战术行动,构建一个大格局而获得战略主动,让对手望洋兴叹。(董子峰)

(责编:杜发光 李玉荣)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