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工干部学军事的“深蓝”样本

2017-11-10 17:37:43 来源: 解放军报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回忆那段经历,曹凡至今心有余悸。作为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干部科干事,他随艇出海远航。那天,他正和潜艇政委薛国栋讨论最新一期的《蛟龙快报》,警报骤响。险情突发,曹凡有点发蒙。薛政委定了定神,当即检查了相关

回忆那段经历,曹凡至今心有余悸。

作为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干部科干事,他随艇出海远航。那天,他正和潜艇政委薛国栋讨论最新一期的《蛟龙快报》,警报骤响。

险情突发,曹凡有点发蒙。薛政委定了定神,当即检查了相关仪表盘,迅速判断出险情原因,甚至准确推断出故障位置。他马上给指挥舱打电话,提出自己的处置意见,并带领两名战士钻入故障舱段开始检修。

事后,曹凡得知,自己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险情发生后那短短几分钟时间,任何处置失误都会导致难以预料的结果。

“如果当时薛政委不在那个舱内,我应对得了当时那个紧急情况吗?”每次想到这,曹凡都觉得脊背发凉。这也让他看到了差距:都是政工干部,但在军事素质方面,他这个机关干事与薛政委之间的差距可不小。

这件事带给曹凡的震撼,促使他把自己的经历和所思所想写成了报告。远航结束后的干部例会上,他以这份报告为基础做了交流发言,引发了战友共鸣。支队政委孙忠义说:“政工干部学军事、懂潜艇,太有必要了!”

在军事上外行,搞政工就没底气

下午忙完业务,曹凡出了办公楼,登上一艘靠港休整的潜艇。他请该潜艇副政委郑宇翔、副动力长胡佃琪给他补课。自从远航归来后,他越发感到学军事的重要性。

在任职机关干事之前,曹凡一直都在海军某基地的水面舰艇任职。调入潜艇部队后,他通过抓紧学习和训练,训练大纲规定的机关干部必须达标的共同课目,他全都拿下。即使潜艇知识考核,他的成绩也不错,具备了胜任潜艇部队政工干部所需要的军政素质。

掌握理论和实际操作之间的区别是巨大的。第一次随潜艇出海,曹凡担负着指导潜艇开展政治工作的职责。登上潜艇,他沿用水面舰艇的操作规范,却怎么也打不开潜艇的水密门,只得去请教艇上的战士。

“哪有‘外行’指导‘内行’的道理?在军事上外行,搞政工就没底气。”在做好相关政治工作之余,曹凡挨个舱室学潜构、学操作,希望尽快成为潜艇训练的行家里手。即便经历多次随潜艇出航,他对复杂的潜艇结构也不敢说“很熟悉”。

今年支队组织政工干部“学军事、补短板、强主业”活动。在前期摸底考核中,曹凡记混了好几处阀门位置,表现不尽如人意。

“潜艇部队的人如果对潜艇最基本的都不了解,说不过去。” 该支队岸勤部政治处主任刘世源以前是潜艇上的军事干部,对政工干部队伍现状比较了解。他说,未来海战,政工干部也必须要懂潜艇、会操作。

开展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正是为了弥补当前政工干部的军事素质短板。据该支队支队长丁永伟介绍,当前政工干部来源比较多元,很多政工干部毕业于非潜艇专业,入伍后不少在岸勤单位或水面舰艇单位任职,也缺少相关的军事培训。进入政治机关后,由于机关训练大纲只对共同科目有要求,多数干事依然少有机会参加潜艇实操训练,首次跟随潜艇出海难免遭遇各种尴尬。

记者的调研情况也证实了支队领导的判断。在随机抽取的10多位政工干部中,毕业于潜艇相关专业的仅一名,绝大多数政工干部没有经受过系统的潜艇知识学习和潜艇实操训练。据统计,该支队政工干部中仅约30%有在潜艇上任职的经历,其他绝大多数政工干部都没在潜艇上工作过。

某潜艇政委陈建军认为,针对政工干部的专门军事培训太少也是一大问题。他参加过的历次培训基本都是政工培训,虽然也有军事课目,但针对性不强,理论性内容多,军事实操技能练得不够。即使在支队组织的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中,每天两小时的潜艇训练都难以保证,不少政工干部的训练时间,经常被需要尽快处理的机关业务打断。

政工干部学军事要学到什么程度

在参加学军事活动的政工干部中,袁帅是极为少见的潜艇指挥专业毕业。在担任装备修理所教导员之前,他还担任过某潜艇副作战长。虽然有过硬的军事基础,但他学起曾经的操作课目来,丝毫不敢马虎。

“训练大纲规定,艇员离开潜艇超过三个月,就必须经过复训,合格了才能再次登艇上战位。更何况我这个离开潜艇岗位一年多的政工干部?”袁帅告诉记者,潜艇结构复杂,技术含量高,危险系数大,要想熟练掌握潜艇训练实操课目绝非易事。

袁帅还有更长远的打算:抓住所有机会提高军事素质,说不定将来重回潜艇任职,就不会因为军事素质短板而难以胜任。这也是该支队开展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的目标:政工干部学军事,不仅满足当前岗位对军事素质的要求,也为未来能够胜任潜艇政工岗位打下良好基础。

该支队党委所确定的这个目标,事实上是综合了近几年的探索经验。“政工干部学军事目的是什么?要学到什么程度?”早在几年前,这个问题曾在该支队引发争论。当时,其他军兵种的相关单位已经开始探索基层分队军政主官互换任职,以培养军政兼通型指挥人才。支队有人也提出,应该让政工干部具备和军事干部同等水平的军事素质,以提高政治工作威信。甚至在征得上级同意后,他们还进行了短暂的“军政互换”试点。

事实证明,在这种技术密集型部队,要求政工干部在完成政工业务之余,还要具备胜任军事岗位的军事素质几乎不可能。

“潜艇上的军事干部专攻军事训练,要做到胜任军事岗位也极为不易,更别提政工干部。”该支队副政委王明生认为,在潜艇部队,军事干部和政工干部的分工非常必要,“但分工不代表‘分家’,对基本军事素质的要求是一致的,就是潜艇部队的干部首先必须是合格的潜艇兵。”

越懂军事训练,越能全面把握战士心理和思想动态

“这么跟你说吧,我在艇上干了15年,我们这个政委是我最服气的干部之一。”作为老艇员和军事训练尖子,某潜艇内燃机班长刘念涛的点评最能说明问题。他提到的人就是该潜艇现任政委范作喜。

几年前,范作喜在支队机关政治部任过职。后来,他以全支队第二名的考核成绩,从支队机关干事升任某潜艇副政委。

训练大纲对机关干部和潜艇干部的要求有很大不同,范作喜在潜艇上就职后,必须尽快掌握协同训练、潜艇战术、鱼雷攻击等14门军事课目。

刚开始随潜艇出海,范作喜晕船呕吐不止。后来,他干脆在脖子上挂个塑料袋,吐完继续训。

刘念涛记得,那段时间范政委经常满头大汗,在狭小的潜艇舱内,凭着惊人毅力一天天坚持下来。

不到半年,范作喜瘦了10多斤。在年底的考核中,他所有课目全部合格,其中一半课目达到优秀。他用“凤凰涅槃一般的磨练”,来形容那段学潜艇、练军事的过程。

如今,在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中,范作喜已经能够担负起军事教员的职责。但每次出海,他依然挨个舱室学潜构、练操作。在他看来,深入了解每一个岗位看起来是学军事,其实也是在为政治工作打基础:“越懂军事训练,越能全面把握战士心理和思想动态,政治工作就能更有针对性,教育也能讲到官兵心坎里。不懂军事,就只能讲些空洞的大道理,谁爱听?”

随着政工干部学军事活动的深入开展,越来越多的政工干部成为了潜艇训练的“行家”,也更加精准地掌握了开展政治工作的着力点。

在某潜艇的一次长航任务中,两个舱段的战士因为垃圾处理问题发生争执。随艇出海跟训的曹凡敏锐地意识到,这不是简单的兵兵关系问题,而是由于长时间高强度训练,加上密闭环境、晕船等影响,官兵们的心理耐受力已经接近极限。

“如果不懂军事,就会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错误,而发现不了潜藏的问题。”曹凡随即协助艇政委组织了一系列放松身心的小活动。直到那次长航任务结束,潜艇官兵始终保持了良好的心理状态,确保了所有训练任务圆满完成。

采访临近结束,在军港码头,一艘潜艇正准备开始新一轮长航。艇长宣布完本次出海训练任务及相关部署后,艇政委范作喜作动员,几句简短的话令全艇官兵分外振奋。最后,他强调:“我跟艇长把你们安安全全地带出去,一定会把你们安安全全地带回来!”

“这句话是全艇官兵的定心丸,没有全面的军政素质和相当高的自信,你就没有底气说这句话,说了战士们也不一定信。”刘念涛顿了一下,肯定地说,“但范政委说出这句话,我们信!”(记者段江山 陈国全 茆琳,洪利峰、马视野摄)

(责编:杜发光、李玉荣)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