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妻儿同年先后被拐 卖房卖粮寻觅30年后终团聚

2017-05-10 11:24:07 来源: 华商报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 看到亲生父亲那一刻,35岁的钟圆富(现名崔宏计)与父亲抱头痛哭。30年前,他被拐离家时刚满5岁。悲剧上半年妻子被拐下半年儿子又被拐66岁的钟永新是汉中市汉台区铺镇芦坝村人。1987年,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年

 

男子妻儿同年被拐 卖房卖粮寻觅30年后父子终团聚

看到亲生父亲那一刻,35岁的钟圆富(现名崔宏计)与父亲抱头痛哭。30年前,他被拐离家时刚满5岁。

悲剧

上半年妻子被拐

下半年儿子又被拐

66岁的钟永新是汉中市汉台区铺镇芦坝村人。1987年,对他来说,是一个不寻常的年份:先是妻子被人拐走,后来5岁的儿子也被拐走。

“那年4月,我和媳妇吵架,第二天,她给儿子买了一身衣服后就不见了。”昨日上午,钟永新说,起初他以为妻子外出散心,之后听村里人说,他妻子可能被人拐卖了。

之后,钟永新根据村里人提供的线索,先后到四川、河南寻找,都没找到妻子。后来,他还去了妻子的山东娘家,“没找到媳妇家,就又回来了。”

钟永新说,妻子没找到,而在当年10月,儿子又被人拐走。“我去田里挖红薯,临出门看到圆圆(儿子小名)在瓦窑场玩,还叮咛他不要乱跑,没想到回来就不见娃了。”钟永新回忆说,当时村里人提供的一个信息让他感到五雷轰顶:有人看到烧窑的窑把式给他儿子买了点零食,带着去了附近的火车站。

钟永新说,他只知道这个窑把式是成都双流人,当时30多岁,在村里打工已经有两年,其他一无所知。当他和家人找到火车站时,早已不见了儿子和这个窑把式的踪影。

寻亲

跑遍多个省吃尽苦头

变卖房屋粮食寻找妻儿未果

妻子被拐卖,儿子又不见了,钟永新说,他感到天都要塌了。他来不及伤心,赶紧变卖家里的稻谷做路费,前往窑把式在双流的老家寻找。

“光知道在成都双流,具体哪个镇哪个村就不知道了。”钟永新说,凭着模糊的信息,他在成都找了一个多月,无奈之下,在当地报了警,都无济于事。最后,路费花完了,他只好又回到了汉中。

然而,钟永新并没有放弃寻找妻儿。之后,他又变卖房子、家具、粮食,到处借钱筹路费出去寻找。钟永新说,随后几年里,他去过云南、贵州、河南、河北、山东等很多地方,吃尽了苦头,甚至沿途乞讨,有几次还差点客死他乡。

昨日,钟永新拿出他珍藏的物品,里面不仅有妻儿的照片,还有一沓已经泛黄的车票。钟永新的弟弟钟汉成说,嫂子和侄子被拐卖后,父母因病先后去世,而哥哥家渐渐被败落光了,10多年前入赘附近一户寡妇家,去年因为患病又回来了。现在,哥哥就和他生活在一起。

钟永新说,多年之后,他曾接到过妻子娘家人寄来的书信,说妻子被拐卖到了山东,之后他还曾去寻找,但最终还是没有找到。

意外

外地网友发帖

妇联牵头找到失散30年儿子

汉中市汉台区妇联主席王克清说,去年12月,她在“宝贝回家”网上关注到了一条寻亲启事,安徽一网友称自己在1987年被烧窑的人拐卖到了安徽砀山,他记得家在汉中机场附近,小名叫圆圆,地里种着水稻和土豆。

“因为是关于汉中的,所以我就和对方取得了联系。”王克清说,上世纪八十年代汉中共有两个飞机场:一是城固柳林机场(军用),二是汉中飞机场(民用),所以她将工作重点放在了两个机场附近的村子。

她还召集村妇代会主任,安排排查符合条件的失踪人口;同时整理打印了100份寻亲启事,到这两个机场附近张贴宣传。随后,她又将寻亲启事发在网上;借下乡工作之便,到汉中飞机场周边的村子走访、寻找线索。

期间,她接到反馈回来的四条线索,但实地走访发现,都和安徽网友的信息不符。去年12月30日,她突然接到铺镇芦坝村网友的电话,1987年他们村曾丢失过一个男孩,小名就叫“圆圆”,听说就是被窑把式拐走的。

“当晚,我就和村干部赶到这户人家。”王克清说,钟永新老人告诉她,1987年妻子鲜素华和儿子钟圆富(小名圆圆)分别被拐走,很确定儿子圆圆是被当时在村瓦窑做活的周姓男子带走,至今仍无下落。

“我又和安徽的网友进行了核对,很多信息都对上了,甚至他手上有块伤疤,钟永新说那是儿子当年烫伤留下的。”王克清说,当时她确定这名安徽网友很可能就是老钟的儿子,于是便向当地警方报了案,双方都在当地公安机关抽血提取了DNA。

很快,DNA鉴定结果出来了,双方DNA比 对 结 果 相 似 度 高 达99.999999%,支持钟永新是钟圆富(现名崔宏计)的生物学父亲。

认亲

父子相见抱头痛哭

紧拉着手说“今生再不离开”

5月8日上午10时,王克清在钟圆富打工的江苏将他送上了火车,昨日凌晨5时,“宝贝回家”网站的志愿者们又在西安将他接上,直接开车送回汉中。上午10时许,华商报记者赶到了铺镇芦坝村,此时钟永新站在院子里不停地搓着双手,不停地打听儿子什么时候能到。“找了30年了,终于把他找回来了。”钟永新说。

此时,闻讯赶来的村民早早等在了进村的路口,路边和院子里摆满了鞭炮和凳子,就等着钟圆富回家。

“回来了,回来了。”上午11时10分,听到村口响起了鞭炮,此时,钟永新站在门前,在乡亲们的搀扶下等着儿子回家。

钟圆富下车时,街道早已被乡亲们围得水泄不通。在乡邻们的指引下,钟圆富的记忆被慢慢找回。“我记得当年都是土房,路也是泥巴路,没有现在这些高楼。”沉浸在回忆中的钟圆富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在乡亲们的簇拥下,钟圆富一步一步地往家的方向走去。“噼里啪啦……噼里啪啦……”钟圆富刚走到家门口,喜庆的鞭炮声就响起了。红红的鞭炮一直从门口延伸到了院子里,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爸,对不起,我回来了……”看着满脸皱纹已显苍老的父亲,钟圆富一下跪在了地上,与父亲抱头痛哭。等乡亲们将他们拉起,两人脸上都挂满了泪珠。而此时,钟圆富紧紧拉着父亲的手,一起回到了家,始终没有松开。

“爸,我终于找到你了。”

“爸爸这么多年找你找得苦啊……”钟永新拿着当年的车票和照片,钟圆富早已泪流满面:“爸爸,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我们今生,再也不分离了。”钟永新哭着说。

王克清说,根据办案民警反馈的信息,钟永新的妻子鲜素华当年确实被拐卖到了山东省茌平县,已于2007年7月身亡,现已销户。

对话

做梦都想回家

华商报:你当年被拐的细节,还有印象吗?

钟圆富:我当年四五岁了,已经记事了。当时我记得我妈离家出走(实际是被拐卖)了,有一天我爸去地里干活,把我交给村里一个烧窑的了。我爸刚一走,他就背着我小跑到了镇上的火车站,说是找我妈,我就信了,一路上没哭也没闹,当时坐了几天几夜的火车,就到了安徽。

华商报:你在那边生活的怎么样?

钟圆富:那边养父母家有三个姐姐,我最小,可能是因为我当时已经记事了,所以从小就想回家。后来,小学毕业后就辍学在家干活,到了17岁就外出打工了。这么多年,和那边感情也很淡漠,很少回家。

华商报:你以后有啥打算?

钟圆富村里人都知道我是被拐来的,所以从小就被欺负,我做梦都想回家。这次回来,我再也不走了。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