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户”开豪车入住廉租房

2017-01-10 16:46:36 来源: 新法制报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文/图 首席记者付强宝马520、奥迪A3、雷克萨斯ES200、福特翼虎……这些云集的豪车并非亮相于汽车博览会,而是出现在南丰县天和小区的露天停车场。天和小区是一个廉租房小区,而在当地部分居民看来,天和

文/图 首席记者付强

宝马520、奥迪A3、雷克萨斯ES200、福特翼虎……这些云集的豪车并非亮相于汽车博览会,而是出现在南丰县天和小区的露天停车场。

天和小区是一个廉租房小区,而在当地部分居民看来,天和小区一些廉租房租户名不副实,且十多套廉租房闲置多年。

对此,南丰县房管局有关负责人证实,该小区确有12套廉租房长期无人入住,存在租户名不副实等问题。

专家表示,长期以来,基层政府部门较为重视每年完成廉租房的套数和入住比例,却轻于监管成效。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应将廉租房监管成效纳入政府部门考核指标,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规范廉租房的分配、监督和退出机制,加大对恶意侵占廉租房行为的处罚力度。

“租户”开着豪车入住廉租房

“你看,这些都是豪车,他们怎么能住这里?”手指着南丰县天和小区露天停车位,袁刚(化名)反复念叨这句话。

新法制报记者注意到,这里停放有宝马520、奥迪A3、雷克萨斯ES200、福特翼虎、大众迈腾等价位在20万元以上的数十辆轿车。

在袁刚看来,这些车辆不应该出现在天和小区。因为,这里不是商业小区,而是一个廉租房小区。

对于几位驾车出入的司机,记者佯装询问小区物业公司所在地,对方告诉记者,他们是租“房东”房子住的,物业公司位于小区大门对面的二楼。

所谓廉租房是指政府以租金补贴或实物配租的方式,向符合城镇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标准且住房困难的家庭提供社会保障性质的住房。廉租房的分配形式以租金补贴为主,实物配租和租金减免为辅。住户一般通过公开摇号产生。

公开资料显示,天和小区是南丰县四个廉租房小区之一,拥有400多套廉租房,2011年陆续建成并交付使用。

据袁刚介绍,他是南丰县城镇居民户口,今年45岁。由于身患残疾,迄今没有工作、没有住房,也没有结婚,主要依靠低保和平日打点小零工,勉强维持生计。

2012年,南丰县启动廉租房摇号,尽管袁刚的情况完全符合标准,也参与了摇号,但并未中签。

等待两年后的2014年,袁刚再次参与摇号。遗憾的是,仍旧铩羽而归。

正当袁刚垂头丧气之时,袁刚一位生活条件较好的朋友却声称,他在天和小区“找关系”弄到了两套房子的指标。如果袁刚有需要可以转租,但是,每月要收取数百元租金。

对此,袁刚将信将疑。

在袁刚的印象里,廉租房只租不售,租房面向城市特困人口出租,只象征性地收取数十元的房租。

“你没有摇号资格,中签不太可能吧?”据袁刚介绍,为了证实所言非虚,这位朋友将其带到了天和小区租房处,用钥匙打开了一户房门。

2016年12月一天晚上,新法制报记者前往实地调查,在袁刚的指引下,发现小区轿车与三轮车、黄包车、电动车夹杂停放,有的地方还停放着一些豪车。一些车主将车子品牌标志遮挡,还有一些车主则使用罩车布将整辆车遮盖。

不少廉租房长期闲置

在与一位女车主攀谈的过程中,新法制报记者获悉,她是外地人,房子是从“房东”手上租来的。这位女车主称,在南丰,天和小区房子很抢手,主要是因为租金便宜。“40多平方米每月租金200多元,其他小区根本租不到。”

一位老太(租户)则直言不讳地说:“说是廉租房小区,实际早已名不副实。”

这位老太称,起初,小区投入使用时,租户几乎都是低收入群体,并没有什么轿车出入。近两年,轿车越来越多,导致小区道路异常拥堵。每天傍晚,不仅是轿车依次排开,还有些租户驾驶货车停放在小区内。为此,小区大门口加设了一座2.5米高的限高栏。

不仅如此,让老太难以理解的是,小区投入使用多年,仍有不少房屋闲置。

位于该小区的12栋3单元102室大门紧闭。透过玻璃发现,房子里面空空如也,既没有装修,也未开通水电,门窗也是锈迹斑斑,未见任何生活迹象。

“您好,我想打听,隔壁房间有人住吗?”记者询问101室的住户,得到的回复是:“没人,隔壁一直都空着!”

像上述闲置房屋在小区不在少数。

受访时,南丰县房地产管理局住房保障股股长胡发宪告诉新法制报记者,经调查,截至目前,天和小区至少有12套廉租房长期无人入住。

对于中签人未入住的原因,胡发宪分析称,有的居民2009年、2010年申请廉租房,然后在2012年摇号时,这些居民却因为常年在外地,对中签并不知情。也有些居民在外面赚钱买房了,不再需要廉租房。

一边是一些特困户迫切需要住房,却摇号未中只能望房兴叹;而另一边是中签人未入住遭闲置,这让袁刚等人很是无奈。

据袁刚介绍,目前,南丰县商品房的均价在4000元左右。随着物价上涨,房屋资金也是水涨船高。“以前月租金200元,现在涨到了400多元,而廉租房月租金仍是60元左右。”袁刚认为,应对租户清查让有需要的人早日入住。

“供需矛盾紧张清查有困难”

“我们也想全面清查,但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据南丰县房管局副局长江建民介绍,南丰县廉租房申请一般两年一次,最近的一次摇号是在2014年。按照有关规定,申请廉租房的居民及其配偶必须名下无房。而且,居民年收入不足一万元低收入群体。申请人摇号中签后,半年之内必须入住,否则将被视为放弃廉租房资格。

但是,在很多百姓看来,廉租房只要中签了,就是自己的房子。即便日后生活条件好了,自己不符合廉租房的居住条件,也不肯搬走,这让房管部门很无奈。

“我们不能强制他(搬走),只有劝导甚至通过法院起诉让他们搬离。”江建民称,实际上,廉租房是个动态的监管过程,只要不符合条件,就得立即搬出廉租房。

胡发宪称,要实行动态监管很难,大大增加了房管部门工作量。目前,他们主要依靠租户举报和走访摸查,但一些在外地打工的申请人,他们一年收入多少,在外是否买了商品房、到哪买了商品房等,房管部门很难确定。而在调查时,要么人不在,要不锁门了,还有数十户租户自入住起,从未缴纳租金,他们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对于开着小车入住廉租房及其转租问题,同样存在监管难题。胡发宪说,在摸查过程中,也发现有疑似租户开车出入小区,当他们联系社区核实时,显示租户联系方式为空号,上门核查时又经常遭遇闭门羹。

胡发宪表示,为了保证低收入群体能申请到廉租房,他们在资格审查和事后监管上也下了不少功夫,但仍无法阻止一些不符合廉租房条件的人钻政策法规的漏洞。一方面难以清理这些不符合条件的租户,另一方面南丰县有700多户居民正在等待摇号入住,供需矛盾异常紧张。

专家:提高违约成本 完善退出机制

江建民称,在南丰县其他廉租房小区,如幸福小区、宜居小区、安康小区也存在类似问题。

“在廉租房方面,全省都面临着监管难题。”江建民表示,该局已清查数十套廉租房(包括天和小区12套),将于近期进行公开摇号,务必落实到有需求的城镇家庭。

对此,江西财经大学人文学院社会学系讲师吴时辉博士认为,虽然我国廉租房政策在资格审查和退出机制上存在一些不足,但主管部门“重申请、轻监管”是导致一些不符合条件的人住进廉租房的主要原因。

吴时辉认为,长期以来,政府部门较为重视每年完成保障房、廉租房的套数和入住比例,却轻于监管成效。政府部门应该把相关的监管成效,纳入相关部门考核的指标,出台相关的法律法规,规范廉租房的分配、监督和退出机制,加大对恶意侵占廉租房行为的处罚力度。例如可以借鉴银行的社会征信系统,建设一个廉租房的住房征信系统,如果有恶意篡改自己的资料,侵占廉租房的情况等,要有高额的罚款,或在购房方面要设置更高的门槛,提高违约成本。

记者从江西省住建厅了解到,未来,江西境内保障房将与商品房联网,通过相关房屋权属登记系统,就可以核查到申请家庭目前的购房情况。

住建部门将进一步加强与相关部门的信息共享,如银行、社保、公积金、车辆管理、民政、劳动等部门,核实申请家庭的收入、资产等情况。

“我们正在做系统联网方面的准备工作。”江建民称,与此同时,针对房源闲置、转租,日常管理和维修养护资金不落实,准入退出管理机制不完善、日常监管和服务不到位等问题,也将作出明确规定。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