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瓷业网络打假之痛:越打越多 打而不绝

2017-03-16 11:33:27 来源: 陶瓷信息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核心提示:时至今日,网络打假已发展成为各行各业广泛关注的社会性问题。众多专业人士分析认为,根除假冒伪劣顽疾,任重道远,还需政府、电商平台、企业、商家、消费者等多方共同协力,组成雷霆之势,从根源上让假货
核心提示:时至今日,网络打假已发展成为各行各业广泛关注的社会性问题。众多专业人士分析认为,根除假冒伪劣顽疾,任重道远,还需政府、电商平台、企业、商家、消费者等多方共同协力,组成雷霆之势,从根源上让假货与侵权,无所遁形。

打假难,网络打假更难!
 

历经多年发展,互联网在改变民众生活习惯,并为之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假冒伪劣产品与欺诈现象肆虐的沉疴宿疾亦积弊已久,业已发展成为各行各业皆而有之的“老大难”问题。

虽然近两年来,关于网络打假的呼声在媒体、企业、消费者之间此起彼伏,互联网平台与相关监管部门也多次重拳整治,但效果甚微,乱象更巨——有权威人士如是形容,“就像打地鼠游戏,敲死一个,冒出一双”。

时至今日,愈演愈烈的网络“李鬼”所毒害的已不仅仅是消费者、品牌商和互联网平台,更深刻冲击着中国制造业和健康诚信的商业环境。而网络打假亦发展成为各行各业、全社会所共同面临的严峻挑战。

一方面,互联网时代下,侵权造假形态呈现多样化、隐蔽化、动态化、复杂化,这使得网络打假成本高昂、周期冗长、流程繁琐复杂,大多数企业、消费者面对侵权、假货,只能保持沉默;而另一方面,电子商务正处于飞速发展期,制度门槛不成熟、国家法律不健全等,使造假、侵权的成本低廉,无法形成强有力的法治威慑。

正因如此,面对假货,大部分消费者、品牌商只能望“假”兴叹,有心无力。


 

“100家店,仅1家是真”

2016年,因新房装修,28岁的武汉市民余先生,在实体店看中一款佛山某知名瓷砖品牌的全抛釉,折扣价88元/片,但后来余先生对比发现,该品牌的类似产品在网店上的“惊爆价”仅为42元/片。考虑到网购的便利性和价格优势,余先生最终选择了网购。

拿到实物,并完成部分铺贴后,有懂瓷砖的朋友提醒余先生:“价格偏低,很可能买到假货”。后经专业人士验证,余先生购买的系该品牌的一级品,由中间商销售。了解到“低价”内幕和产品可能存在瑕疵后,余先生想退货,但无奈部分产品已经铺贴,只能作罢。

众所周知,陶瓷是低关注行业,消费者对产品的认知极其有限,类似余先生在不明真相的情况下,于网店上买到次品、假货的消费者不胜枚举。

据媒体报道,科勒卫浴曾在一次小区促销活动中,一位消费者表示,促销活动中1999元的马桶在网上只卖700元。科勒卫浴后查实,该700元的马桶为假货,消费者买回后,不仅没有说明书和保修合同,就连陶瓷烧制的颜色都与正品有很大不同,而科勒的商标,也不是烧制上去的,而是直接贴到马桶上的。

网络渠道上,假货的铺天盖地不仅令消费者真假难辨,防不胜防,也让众多家喻户晓的知名品牌躺着中枪,名誉受损。

如曾经轰动陶瓷行业的造假事件:北方地区出现大量假冒佛山品牌的陶瓷,造假者仅花几毛钱就能将“三无”陶瓷包装成名牌出售,致使利润倍增。而这些产品一旦通过网络销售,将获得较大的渠道便利。

正因假货横行,近年来名牌瓷砖“名不副实”纠纷屡见报端。广东省抽查结果曾多次曝光东鹏、蒙娜丽莎等知名瓷砖品牌产品不合格,让人大跌眼镜。而事实上,这些不合格产品均系山寨公司所有。

随着电子商务的愈加火热,愈演愈烈的网络造假、侵权现象,已不仅仅是一家企业、一个行业的愁事,更成为了整个制造业和社会的伤痛。

佛山一家要求匿名的知名瓷砖品牌电商负责人向本报记者吐槽:“目前我们品牌在淘宝上的店铺有数百家,但每100家里面,仅有1家是真的。”

金意陶瓷砖新零售科科长熊志强也向记者表示,淘宝上有多少家“金意陶”的网店,尚没有详细数据,但经过官方授权的仅有三家,加之金意陶自身的官方旗舰店,“也就是说,除了四家是真的,其余全是假的。”

而近日,全国人大代表、马可波罗瓷砖董事长黄建平更是在两会提案中公开表示:“在淘宝上有300多家打着‘马可波罗瓷砖’、‘马可波罗卫浴’等旗号的店铺,只有两家经过授权,其他都是‘李鬼’。”

黄建平称,针对淘宝打假,马可波罗瓷砖曾去东莞市公安局经侦报警,警察发函到淘宝网去,可一个月都没有任何答复。他建议,阿里巴巴加大对不是企业品牌官方授权的网店的查处力度。

互联网平台的假货肆虐与网络打假,在3.15即将到来之际,经全国人大代表的提案,以更加深刻的方式,再次被引爆。


 

越打越多,打而不绝

瓷砖大佬的呼吁,随各大媒体的广泛传播,很快演变成为全国性事件,引起社会各界热议与探讨。

这揭开了隐藏在网络打假背后难以名状之痛。

事实上,黄建平并非首个喊话马云加大打假力度的实体经济企业家。据北京商报报道,2015年底,很多著名家居品牌遭到网络山寨店在利益与声誉两方面的侵害,不得不选择集体抗争。

随即,一场由80家主流家居企业打头阵,数十家家居流通品牌及线下450家家居商场组成的打假“统一战线”,联名喊话马云打假。这场行动自2015年底延续到2016年初,引发行业内外广泛关注。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打假行动并非只针对淘宝,而是以此为契机,谋求净化整个网络购物环境。

北京商报报道称,在淘宝平台上,能够轻易地查到,打着“xx家居”招牌的网店不少于60个,声称出售“正品大自然地板”的店铺达20家,店名中直接包含“芝华仕沙发”和“雅兰床垫”的分别有17家和16家,打着“居然之家”招牌的网店有70多家。然而,无论是顾家家居、大自然地板、芝华仕沙发还是雅兰床垫,官方认可的网店仅有一到两家,居然之家则根本没有在淘宝上开店。

相较于整个家居行业,瓷砖电商因为涉及运输、设计、铺贴等多方原因,发展速度缓慢,参与者也为数较少。但这一特性,给假冒伪劣产品提供了便利。

早在2012年底,冠军磁砖曾披露和发布打假声明:冠军磁砖从来不做网络销售,网上所有“冠军磁砖”销售店均为“李鬼”。但此次打假行动,并未能制止“李鬼”们在网络上的横行——“李鬼”网店并未因此而收敛。

广东新健达律师事务所律师洗敏华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随着电子商务的发展,网络成为仿冒品的重要销售阵地。他向媒体称,自己曾帮佛山箭牌卫浴·瓷砖在淘宝上打假, 一开始打的时候有70 多家,就一直坚持打,等把这70多家打完后, 一搜索竟然又出现了200多家假冒店。

金意陶瓷砖新零售科科长熊志强告诉本报记者,自2016年开始,金意陶开始与专业的打假公司合作,加大打假力度,但因为淘宝的低门槛,很多黑店打了没过多久又卷土重来。

阿里巴巴也曾发布打假报告,数据显示,近9成电商售假团队来自十个区域,前三大区域分布在珠三角、长三角、东南等地,而这些窝点原本就是线下制假高发地带。阿里称,2015年阿里输出线索联合公安打掉一个制售假LV案,并抓捕了制假者,但一年后,在和公安配合打掉又一个制假窝点时发现,这次与之前的案子是同一批制假者。

因为网络制假、售假违法成本低,且利润丰厚,打假过后死灰复燃的现象十分普遍。假货越打越多,打而不绝,正成为网络打假的真实写照。

3
 

假货的来源

据相关统计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我国网络零售交易额规模达到27898亿元,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网络零售市场,而国家工商局抽查结果显示,2014年网购正品率仅为58.7%,网络消费成为消费侵权案件多发领域。

中消协此前发布的《2016年“双十一”网络购物商品质量测试评价报告》也指出,中消协2016年曾针对各类商品中问题易发的项目进行了测试评价,测试的144款商品中,有34款测试指标不符合国家相关标准要求,有的商品标签说明不规范、有的食品标签,标注值与实测值不符……

互联网在为消费者购物带来极大便利的同时,也助长了侵权假货现象的的大量发生。一方面,互联网使知识产权侵权形态多样化、隐蔽化、复杂化;而另一方面,使得侵权假货行为的认定、证据的取得,以及法律的适用等面临较大难题。

熊志强告诉记者,2015下半年以来,金意陶推出现代仿古砖,走差异化路线,产品的品质、质感和个性化在市场上反响很好,属于高质高值产品,正因如此也引起一些淘宝黑店的假冒侵权。“这些黑店通常从我们的官网或旗舰店,盗取复制相关产品图片和信息,然后以超低价出售假冒产品,获取暴利。”

佛山一家淘品牌总经理卢先生向记者分析,网络上未经品牌商授权的店面,有些确实是不良商家所开,销售假冒伪劣产品;也有些则是经销商和企业内部员工所开,这类产品通常并非假冒伪劣,只是销售经营的合法性存在问题。

卢先生说,他的身边就有一些类似的经销商开淘宝店现象。“比如,品牌商和经销商的合作协议上,品牌商授权经销商代理,但合同上并未明确注明经销商不能开网店,这导致部分经销商打擦边球。”卢先生告诉记者,特别是对于一些品牌知名度较响,渠道管控不严的品牌,这种现象尤为严重。

而网络销售的便利与低成本,也让一些经销商乐此不疲,“有些经销商所开的淘宝店,不用怎么打理,一个月也能卖出十几万元。”卢先生表示,很多消费者就是冲着品牌而去,而在淘宝界面,消费者无法辨别孰真孰假,谁又是官方或经过授权的合法商家,再者这类商家所经营的品牌与产品,也并非假冒伪劣。

针对渠道管理问题,也有管控较严的陶企。“我们是不允许线下代理商开网店的。”熊志强向记者介绍,金意陶在与经销商签订代理合同之时,就已经注明了销售区域,而电商是全国性的、跨区域的,一旦发现经销商未经授权开设网店,即以串货处理。与此同时,金意陶电商平台上销售的产品,均是区别于线下代理商的产品,这样对线下的冲击也不会太大。

4
 

网络打假难在何处?

针对互联网假货横行的社会现象,尽管一直以来,社会各界、各行各业都在不断打假,但因为难度大、成本高、周期长,也让众多企业对网络打假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甚至有观察人士放言:“中国打假还需30年。”

造假利润空间高,而法律成本相对较低,使得造假与侵权“前赴后继”。

同时,由于节省了产品研发、品牌推广、售后服务等费用,假货的价格比正品低很多,有些假货的质量、外观还说得过去,加之价格便宜,市场上的需求量旺盛,从而催生了假货市场的繁荣。假货过多,也使得打假不能一一顾及。

说起网络打假,金意陶瓷砖新零售科科长熊志强感叹:“路还很长。”据其介绍,在瓷砖行业,如诺贝尔、东鹏、马可波罗等,只要在行业内定位中高端,并有较高品牌附加值和利润空间的品牌,基本上都会遇到网络黑店的侵权。

熊志强告诉记者,目前金意陶瓷砖的网络打假,是与专业的网络维权与知识产权保护公司合作。他说,首先电商平台上的数据检索成千上万条,如果由企业自身去打假,在技术与工作量上的压力非常之大,只能借力第三方打假公司。

而在实际打假过程中,周期长、成本高也让陶企难以承受。

以实力较弱的淘宝黑店为例,品牌商投诉后,淘宝的审核时间长达一两个月,经取证确认后,才会关停黑店,而在这一两个月内,黑店仍可正常运营,如果审核未通过,则需要搜集和提供更充分的举报证据和资料。

而对于运营较为规范,且有一定销售额的黑店,淘宝官方的打假要求会较高,这种情况则更为复杂。

“为了取证,品牌商通常的做法是,以消费者名义在淘宝黑店购买其产品,然后对其产品进行鉴定,并取得产品假冒侵权的鉴定书。”熊志强告诉记者,如果黑店有500家,就需要从500家黑店中购买其产品,这项工作量、耗资成本及耗时成本都非常之大。而更令人无奈的是,黑店打而不觉,打下去500家,过几天又冒出1000家。

尽管打假难度大,效果并不显著。但在熊志强看来,这是品牌商与造假者之间的一场长期而艰难的博弈战。面对造假,绝不退让,是品牌商树立权威和维护品牌权益必须坚定的态度。

对于执法机关而言,网络打假的难度也大大高于线下。网店销售面向全国,商品经快递后达到全国各地,警方需要跨省追查,消耗大量人力物力,并且即便跨省后,也可能因为各方原因,难以搜集证据,无功而返。

5
 

还需多方协力

时至今日,网络打假已发展成为各行各业广泛关注的社会性问题。众多专业人士分析认为,根除假冒伪劣顽疾,任重道远,还需政府、电商平台、企业、商家、消费者等多方共同协力,组成雷霆之势,从根源上让假货与侵权,无所遁形。

从司法层面而言,制度的不完善,是售假造假在中国极为猖獗的原因之一。

我国目前涉及假货问题的法律有《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产品质量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等,但都对于造假售假行为的处罚力度较小,而且形式过于简单,主要以罚款为主。

据阿里巴巴集团披露,2016年全年,阿里巴巴平台治理部门共认定和处理制假售假案件线索4495条,案值均高于目前刑法所规定的5万元起刑标准。执法机关接收线索1184条,截至目前通过公开信息能够确认已经有刑事判决结果的仅33例。制假售假受到刑事处罚的比例不足1%。

治乱需用重典。针对制度不全、量刑过轻的现状,有关专家也曾多次在公开场合呼吁,尽快出台《电商法》。“只有让售假造假者倾家荡产,让惩戒的风险和损失远大于售假造假的营收和暴利,才能从法律层面实现对售假造假的威慑力。”

值得欣喜的是,今年3·15的主题的“网络诚信,消费无忧”,网络诚信在2017年已经上升到国家高度,引起国家机构与社会的重视和关注。

作为电商平台,倍受假货折磨的阿里巴巴也曾多次倡议呼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严格执法、加重刑罚、加大打击制假售假的执法力度。

去年3·15前夕,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还现身阿里巴巴制假团队誓师现场,满怀激情地对着300多名员工喊话,称“阿里巴巴打假预算无上限、进人无上限”,并承诺以后所有集团层面的打假会议都会亲自参加。这一喊话,赢得了社会公众的广泛赞誉。

事实上,电商平台也在不断提高商家开店的准入门槛。据前述卢先生介绍,过去开店没有门槛,只要一张身份证和1000元钱就行,坐在家中,一台电脑就可以获得生意。但现在,商家申请开店需要提供产品质检报告、运营计划书、产品授权等一系列证明。

对于瓷砖行业的网络打假而言,这些都是较好的开端。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