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制片董文洁:电影不缺项目缺优质项目

2016-06-23 10:11:59 来源: 腾讯娱乐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亚太未来影视董事 长 董文洁(Jennifer Dong)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 440 亿,市场的快速增长导致热钱大量涌入,也让行业内对2016年的市场充满了期待。然而,在热火朝天的贺岁档之后,今年4、5月份的电影市场却异常冷

《叶问》制片董文洁:电影不缺项目缺优质项目

亚太未来影视董事 长 董文洁(Jennifer Dong)

2015年中国电影票房达到 440 亿,市场的快速增长导致热钱大量涌入,也让行业内对2016年的市场充满了期待。然而,在热火朝天的贺岁档之后,今年4、5月份的电影市场却异常冷清,票房更是出现负增长。面对突如其来的寒冬,大家众说纷纭。在亚太未来董事长董文洁看来,“市场变冷说明影片质量跟不上市场增长的步伐和观众进步的速度,观众已经不愿意为烂片买单了。市场的冬天可以让资本冷静下来认真思考,真正开始重视电影质量的建设,尊重创意人才和产业规律,从这个角度说,遇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董文洁曾制作、发行了电影《叶问》(电视剧版 电影版)、《万箭穿心》等影片,创立亚太未来后联合出品了电影《奔跑吧!兄弟》和特效大片《寻龙诀》,她参与的项目均取得亮眼的成绩,在市场上产生巨大反响,被很多合作伙伴视作“福星”。而作为影视行业的新力量,亚太未来极为重视内容的创作,创立伊始便与国际独立电影教父级制作人詹姆士·沙姆斯(代表作《卧虎藏龙》、《断背山》)签订了全球独家首看权协议及全面战略合作,在中国影视公司中独一无二,独树一帜。

独到的战略和投资眼光、与国际顶级创意人才和内容的接轨,让亚太未来迅速崛起,成为一颗瞩目的新星,受到行业的关注。作为一家既不发布片单、也不举办新闻发布会的公司,亚太未来低调的作风与其耀眼的成绩形成了巨大反差,也引发了很多人的好奇。近日,华信博影视资讯独家专访了亚太未来董事长董文洁,听她聊一聊对中国电影市场的看法,分享她的经验和观点。

华信博:最近4、5月份的票房成绩让大家跌破眼镜,并没有出现令人期待的爆款。而7、8月份又将有大量影片扎堆上映,竞争将会非常惨烈。有人说这是盲目迷信热门档期的原因,您怎么看?

董文洁:四五月份市场遇冷,我认为有几个原因:一是电商票补有明显减少的趋势,低价票带来的票房增长消失了;二是确实没有爆款影片,没有足够优质的内容吸引观众走进影院。今年显然是中国电影的小年,从已经发布的影片信息来看,有可能大爆的项目很少。电影有其创作规律和创作周期,而中国目前并没有足够的创作人才和项目储备,必然会青黄不接。

暑期档大量影片扎堆上映,一方面因为暑期档历来是票房产出的热门档期,很多有潜力的影片想在这个档期分一杯羹;另一方面,每部影片的不可控因素太多,中国还远没有形成好莱坞那样标准的工业体系,可以非常清晰准确地按照生产计划合理地规划档期。现在国内电影公司非常喜欢发布片单,如果试图按照这些片单来规划档期就太离谱了。对照和研究各家公司历年来发布的片单,会发现很多项目莫名其妙出现又无声无息消失了。对片单发布其实很多业内人士都心照不宣,认真你就输了:一些片单拼命凑数,只是做给资本看的。

另外,市场快速增长,观众的口味也越来越难以琢磨,电影完片后稍微一等可能就赶不上观众口味的变化了。而且,发行日期越拖风险越大,万一主演吸毒、嫖娼或者言语出格,都可能拖累影片被禁,对投资动辄几千万上亿的影片,哪个片方都承担不起。电影本来就是一个不可控因素非常多、充满风险的行业,再加上政策风险、市场风险等因素,所以没有片方愿意等,就都紧赶慢赶着热门档期快快上映。

华信博:《百鸟朝凤》创造了文艺片在商业市场起死回生的案例。很多人把文艺片票房不佳的原因归结到影院对文艺片的轻视和排挤。您怎么看?您觉得文艺片将来的出路在哪里?

董文洁:《百鸟朝凤》的遭遇显然是一个孤本,不可复制。文艺片的市场不是下跪可以成就的。中国有一批个人电影和作者电影打着文艺片的幌子,实则晦涩难懂,质量很差,这类影片就不要拿着文艺片的遮羞布来抱怨票房不好是院线不给排片了。那么难看,院线怎么排片?总得尊重观众是衣食父母吧。做电影这些年来,我有一个非常深刻的体会,就是不要用个人喜好代替观众的选择,无论是发行人还是制片人、放映方,都需要倾听和尊重观众的声音。好的电影生命力是很长久的,特别对于文艺片来说,营销发行的思路也不一定要照搬商业片,可以走长线,可以分区、分线、分时、分渠道发行。

华信博:现在电影市场上项目特别多,除了一些大IP改编的项目,还有很多原创剧本,您是怎么对它们做出市场判断的?

董文洁:亚太未来在挑选项目和剧本的时候,最看重的是剧本的题材类型、人物设置、情节架构和故事脉络。选择项目时我们并不迷信IP,即使是IP项目也要仔细审视它是否具备影视化的潜质、主创的努力是否使它满足了成为好电影的标准。例如亚太未来投资出品的《炼狱信使》,影片刚刚在泰国杀青,在今年戛纳电影节预售时已经受到各国发行商的追捧,这个剧本虽然是根据大卖的同名英文小说改编,也算IP,但法国导演并没有躺在这个IP上偷懒,导演为了准备这个项目花了3年时间,其中整整一年是在泰国体验生活。电影中的很多角色都不是专业演员,而是导演在泰国体验生活时“海筛”出来的,其中一个惊为天人的“人妖”角色是导演在泰国泡了三个月酒吧“泡”到的。而国内的很多同行,在以“萝卜快了不洗泥”的状态多拉快跑,恨不得一个月就鼓捣出一个剧本立即上马开拍,这样的剧本和影片质量与“铁杵磨成针”的项目相比,怎么可能同场竞技?

亚太未来的同事们每天会看大量的剧本,中文的、英文的,改编的,翻拍的,合拍的,非常多。影视行业从来不缺项目,只缺优质的项目;而当下,行业也不缺资金了,但缺懂行的、尊重产业规律、懂得判断、挑选项目和人才的资金。电影行业现在很热闹,被各路资本追捧,有很多出身于各行各业、与影视沾点边甚至完全不沾边的人涌进电影行业变身“电影人”,他们从来没有开发、制作、发行甚至营销过一部电影,却觉得做电影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对电影没有任何敬畏之心,颇有无知者无畏的胆量和豪气。他们像调制鸡尾酒一样摆弄电影,把时下各种流行元素堆在一起一通乱炖,连“分场大纲”和“分镜头”的区别都没搞懂,就敢开拍敢拍着胸脯说票房5亿10亿起。但观众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不会为过度营销的烂片买单了,票房的数字和那一堆堆赔钱的炮灰电影已经在警示大家了。作为真正的电影人,在一片乱象之中,真的需要静下来,守住初心和匠心,踏踏实实磨本子,安安静静做项目,不追风,不浮躁,不乱来,有好项目无论市场冷热腰杆都是硬的,惟精惟一才能抵御资本的寒冬。

华信博:现在虽然每年都有几部超级大片盈利,但是大多数中小成本的电影却沦为炮灰。您觉得这些中小成本影片的盈利空间在哪里?网络大电影在大家的印象中往往与劣质内容联系起来,您怎么看?亚太未来有没有网络大电影方面的计划?

董文洁:内容产业最核心的价值就是内容的消费是永续的,不会枯竭,没有上限。目前中国内容产业建设最迫切的任务是建立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严厉打击盗版、建立多元的版权营收渠道。现在国产电影的营收基本只能靠院线票房,院线票房不好的影片网络版权、电视版权的销售都很困难,价格很低。而院线电影的观影成本很高,观众要付出时间成本、机会成本和不菲的经济成本,所以观众需要充足的理由走进电影院为影片买单。从内容生产而言,院线电影的门槛应该非常高,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一部影片都做院线发行,导致同一天10部影片扎堆上映,但大部分影片都是无效排场的现象。

无论制作成本高低、发行和放映渠道如何,对内容产业最重要的是影片的质量是否达标。现在,网络大电影的盈利模式也逐步出现了,虽然之前的很多作品是靠打擦边球吸引眼球、山寨片名等方法的投机取巧,但我相信随着网络付费会员的大幅增加,只要是好品质的内容,一定会有好的营收的,中低成本的影片也会有属于它们的春天。网络大电影也是亚太未来的一个业务板块,目前已有两个项目在推进中,我们希望能够做出好的项目,能为“网络大电影”正名,也证明好的内容会有好的营收。

网络大电影的投资从几十万到二三百万,正是年轻电影人和新手锻炼的最佳战场。

但由于行业整体浮躁,很多人耐不住寂寞,没有耐心打磨好的作品,也没有耐性从小成本的作品做起,还没学会走就开始跑,一心奔着院线大电影,赔钱交学费也就难免了。电影行业是一个需要激情、热爱、坚持才能长久做下去的行业,如果因为一时的风口把这个行业当做一夜暴富的工具和捷径,注定走不长走不远,摔跟头和啃泥巴都很正常。

华信博:亚太未来下一步有什么样的规划呢?您能否提前透露一下公司今明两年的片单?

董文洁:我本人和我在公司倡导的一直都是先做后说,多做少说,甚至只做不说。所以片单这事儿就不提了,等电影做出来再汇报给观众和业内朋友。

亚太未来的定位是一家与国际市场和国际创意人才无缝接轨的平台化公司,我们希望以整个团队多年在内容产业一线工作的经验和资源,让我们的资金成为最懂行、最专业、最靠谱的行业战略资本,让我们的团队拥有最踏实、最强有力的执行力和战斗力,去帮助、支持那些有实力、有能力创造出精品佳作的制片人、导演和各类创意人才,与他们一起奉献让观众喜闻乐见的好作品。在大文创产业筑造梦想的路上,我们刚上路,刚起步,我们还有很多理想和追求,希望秉持着“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的理念踏实前行。期待有更多理念相同、价值观一致的小伙伴与我们一路同行,互相鼓励,共同成长。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