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子文:我没有曲筱绡勇敢 不会倒追男生

2016-05-16 08:54:59 来源: 信息时报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王子文信息时报5月16日报道(记者 陈慧) 尽管《欢乐颂》第一季已经落幕,“欢乐五美”依旧是刷爆微博和朋友圈的热点人物,这其中的话题女王又非“妖精”曲筱绡莫属。在她身上有太多让人又爱又恨

王子文:我没有曲筱绡勇敢 不会倒追男生

王子文

信息时报5月16日报道(记者 陈慧) 尽管《欢乐颂》第一季已经落幕,“欢乐五美”依旧是刷爆微博和朋友圈的热点人物,这其中的话题女王又非“妖精”曲筱绡莫属。在她身上有太多让人又爱又恨的标签:帮朋友时很仗义,还有一手“撩汉”绝技,但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好感度,很快会被她的尖酸刻薄刷下去,更是吐槽这部剧的观众心里“三观不正”的代表。

这一切,饰演者王子文都知道,也想过要上网跟网友解释,她尤其不能接受“三观不正”“双(重)标(准)”的评价。接受记者专访时,王子文欣慰着观众骂得厉害说明戏成功了,也想说明一下“曲筱绡”正确打开方式并不像大家看到的那样,“不是每个人生下来都嘴毒、有这样的性格。请大家耐心看到第二季,曲筱绡不止这一面。”

出道十年终于有了大红角色,王子文并不担心因为“曲筱绡”被定型,那些说她是本色出演“曲妖精”的评论,她真心不觉得,“我没有她勇敢,没有她那么自我,看到爱的人也不会主动出击,比‘关关’(欢乐五美之一,乔欣饰演)好不了多少。”

角色性格的打开方式

刻薄嘴毒是在说实话,价值观也没有问题

《欢乐颂》同名小说描写的曲筱绡登场形象是“纤腰一束,长发妖袅”,电视剧里的她却是留着短发的元气少女。王子文说这点改动是更现实的考虑,“导演担心真找了那样形象的女生来演心机很深的角色,争议会更大,找个小个子的可爱女生来演,能拉回一点好感度。我看剧本时也最喜欢曲筱绡,因为她极致,生活中我喜欢所有极致的东西。”

事实是,曲筱绡在电视剧里从头到尾都引发不少观众的反感,有人不喜欢她的尖酸刻薄、有人质疑她“富二代”身份开挂,生意说谈成功就成功,就连对“赵医生”的死缠烂打都被抨击是“双标”。

会浏览网友意见的王子文当然清楚这些评价,她觉得这个人物能有这么多讨论,说明“大家入戏了”。而喜欢和讨厌曲筱绡的理由,她都能理解:“很多喜欢她的人是站在自己的角度来看,为她说出了自己不敢说的话暗爽;不喜欢的人把她当成了身边的朋友,谁也不愿意有这么一个讨厌的人在旁边,专门戳穿真相。所以大家骂她的时候,我也开心,因为曲筱绡做的事情就是讨厌。”那生活中王子文身边有“曲筱绡”吗?“有啊!而且还没有她仗义呢。”王子文笑着说。她觉得朋友言语刻薄没有问题,只要说的是实话,“说得对的,我都会接受,也不会受伤,谁还不准说句实话呢?”

而王子文本人,第一眼看到剧本就爱上了曲筱绡,毕竟过去没演过这样的角色。“很少有剧集的主角能引发这么大的争议,曲筱绡有欺负别人的时候也有被欺负的时候,我觉得身为演员,能饰演这种人(物)设(定),曲筱绡就是我的巅峰了。”她同时承认,这么有争议的角色塑造起来有压力,“曲筱绡既正直又刻薄,既仗义又邪恶,这里面的尺度很难拿捏。我希望把她善良可爱的一面,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她毒舌的一面也要立体展现,如果在该刻薄的时候削减了力度,那就不是曲筱绡了,因为她是引起矛盾,也是解决矛盾的人,(大家)现在这种反应,我觉得是成功了。”

至于这个人物背负最多的“三观不正”指责,一直语气平和的王子文有些激动起来,一直反问所谓“三观”是什么,是不是大多数人认为的三观才是正确的?然后给出了自己的解释,“世界观太大,就不讨论了,人生观见仁见智,谁都有权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单就价值观而言,曲筱绡是没有问题的,她是活在自己的平衡价值观里的。大家都认同‘真善美’这个基本吧?那曲筱绡说的哪句话不是真话?22楼每次有人出问题,就算她心里不认为是朋友,都会去解决问题;她也善良,不然也不会收养流浪猫。她在戏里唯一哭的两次,一次是与赵医生分手,一次是看到穷小孩。我觉得美也是有的。”

关注着外间评价的王子文说,在被骂得最厉害的时候想上网解释,“后来觉得没必要,这只是第一季,很多背景故事还没交代,我希望大家耐心地往下看,没有人生下来就嘴毒和这种性格,肯定和她的成长有关系。”虽然还没拿到第二季剧本,她真心希望“曲筱绡”能多些磨难,“变成‘软妹子’,别再一副世界无敌的模样。让她跌倒、摔跤,反正她该有的性格也不会改变,有伤口也会愈合。”

剧中感情线的打开方式

“撩汉”最重要是掌握节奏,追赵医生不算“双标”

《欢乐颂》中曲筱绡与赵医生的互撩日常,成为CP党观剧时一大乐趣。为了把一见钟情的意中人带回家,“曲妖精”花招百出套路明显:借看病之际强要电话、硬是把脚拍红制造二次见面机会,傲娇的富家女还心甘情愿做起“车夫”。对于这些暖化观众的“撩汉”招数,王子文笑说一般人练不出来,真得是“妖精”级别的曲筱绡才能这般进退自如。“我一直不认同说她在倒追赵医生,说是递进的相爱过程更合适。曲筱绡其实很有分寸,而且她一开始采用的招数是欲擒故纵,不断地接触,让你记住我。只有先被对方记住,才有被喜欢的可能。”

虽然赵医生想过直接拒绝、找人假扮女友各种击退“妖精”的方法,但最后一集两人还是成功修成正果“滚了床单”。分析曲筱绡得手原因时,王子文觉得没有错失机会很重要,“比如说她会在赵医生最失落的时候马上出现,用身上的热情感染赵医生开心起来;但是在赵医生对自己有感情时及时抽身,节奏掌握得非常好。”

说起来,《欢乐颂》是王子文与王凯二度合作,她也成为众多“靖王妃”痛恨的“妖精”,十年前合作《寒秋》期间,王凯银幕初吻就是被她夺走的,更别说这次这么多的吻戏。说起两人关系,王子文透露再见面时两人在化妆间感叹了一番“时间都去哪儿了”,唯一不变的是相处起来依旧那么哥们,见面不停互损。

由于剧集开拍时赶上《琅琊榜》大火,王子文笑说担心过,“很多粉丝就说你怎么能跟我男神接吻呢?哈哈哈,蛮有意思的,我见证了王凯的出道,也见证了他的走红,挺好的。”有过合作默契的两人在拍摄期间脑力碰撞,给赵医生与曲妖精的日常加了不少戏,“有时候剧本并没有安排两人牵手,但是我们会在适当的时候牵手甚至拥抱,还挺虐单身狗的,哈哈哈。”

只是,两人携手“虐狗”的过程中,很多人觉得“曲筱绡”是双重标准,是谁登场先说“讨厌小三小四”,得知赵医生有一个交往7年的女朋友时,第一反应却是“他有没有女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喜欢他我就可以追他啊!”对于这种评价,王子文直说大家理解“是错误的”。她认为,在曲筱绡世界里,“所谓小三是建立在法律标准上的,只有破坏婚姻的人才是‘小三’。另外赵医生是没有女友的,第一季忘了交代。”

王子文觉得,随便给曲筱绡扣上“双标”帽子,是无视剧情发展,“她只是怀疑安迪是小三,看到好车自己想象了一番,后来知道真相就去道歉了。还有人说曲筱绡也是‘捞女’,这也是不准确的。她没有捞过谁啊,她都是凭自己努力赚钱,没有通过任何男人给她物质满足。反而曲筱绡是‘捞女’想捞的那种人,我相信她也遇到过不少男版樊胜美想来捞她,所以立场不同,没有绝对的错和对。”

王子文自己的打开方式

从未对人一见钟情,没有鉴定“渣男”的技能

微博增加了百万粉丝,个人搜索量翻了十倍,王子文在30岁之前终于等来了演艺事业的第一个高峰,此前她最为人熟知的还是与名作家王朔的一段绯闻。对于爆红,王子文暂时还没啥感觉,因为一直在组里拍戏,只是走在路上更多被人叫成“曲筱绡”。她也不担心从此就被定型为“曲筱绡”,“这有什么好困扰的,这个定型很好啊。现在的观众也很聪明,等其他戏出来,说不定他们会觉得‘哇,王子文还能有这种感觉。’”

虽然王子文有信心能突破这种既定印象,但是在大部分观众心里,她已经和曲筱绡画上了等号。对于是否本色出演,她耐心地分析,“我们其实很不像,我没有她那么好的家庭出身、没有她勇敢、自信,能够为所欲为。我就和普通女生一样,会顾忌别人的看法。所以有时候特别羡慕她,可能做事情遭人讨厌,但她自己开心啊。”

感情方面,她也觉得与“曲妖精”很不一样,生活中的她看到爱的人并不会主动出击,“我完全不会‘撩汉’,比‘关关’好不了多少。也没有一见钟情过,感情方面比她迟钝一点。通常是男生先表达,自己才慢慢有感觉。”至于曲筱绡的鉴定“渣男”技能,王子文直说学不了,“我看人很不准,不像她那么厉害,一眼知道和不同人该用什么相处方式。(会帮朋友鉴定吗?)可能会提醒一下,但不会用她的方式,毕竟是人家的私事得慎重处理。”

在被要求说一件和曲筱绡相似的地方时,王子文考虑之后回答是:“所谓的古灵精怪吧。我希望像她那么洒脱、有趣,没有任何事情能被难倒。可惜我的情商时高时低,她反而双商太高了。”

记者手记

欢乐着成长

最早知道王子文,是在冯小刚的电影《唐山大地震》宣传活动上,那部电影有导演夫人徐帆、还有身材没练好的“大黑牛”李晨,以及那年声势正旺的张静初,入行没多久又个子小小的她经常站在边上,媒体提问也鲜少顾及到她。后来王子文又演了另一部大片《一九四二》,众生相里很多记者记住她这个“地主女儿”,大众回响依旧很小。

演艺圈这种例子太多,不知啥时候遇上了一个合适机会,就红了。这次演曲筱绡,虽然骂声一片,但观众并不讨厌王子文本人,她甚至穿红了一个独立设计师品牌的衣服,她笑着说前两天在机场,亲眼看到一个全身“曲筱绡”装扮的女生站在一边,脑海里闪过一个调皮的念头:“应该上去和她握手,‘你好曲筱绡!’”

由于下部新戏已经开拍,王子文近来都在外地拍戏。但“五美”关系没有改变,她反复说拍这部戏最大成就就是收获了一帮好友,平时有啥“疑难杂症”都会到“五美群”里求解,“问她们有部新戏的角色适不适合我呀,求推荐各种好用的防晒霜啊。”虽然人气大涨,她觉得之前的想法不能变:“要拍自己真的喜欢的戏,必须爱一个角色才能演好啊。”

热门推荐
资讯图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