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海借钱

2016-06-20 15:43:56 来源: 川汇视窗 阅读量:
评论数: 贴     加入收藏夹
摘要:进入5月份,雷海为钱的事发起愁来。他是一个建筑商,手下领着七八十号人在项城做一个房地产项目。房地产业不景气,工程款一拖再拖,工地食堂刚刚打来电话——买菜钱不多了。雷海决定去借钱。这年头,借钱是

进入5月份,雷海为钱的事发起愁来。他是一个建筑商,手下领着七八十号人在项城做一个房地产项目。房地产业不景气,工程款一拖再拖,工地食堂刚刚打来电话——买菜钱不多了。

雷海决定去借钱。这年头,借钱是一个颇为令双方难堪的事儿,不能轻易说出口,可是,工人们要吃饭,自己资助的那个大学生也该寄生活费了。

“生活再难,也好过当年在井下挖矿”,雷海鼓励着自己,开着那辆现代IX35出了家门。

他是一位50多岁的中年人,住在川汇区金海路办事处,从事建筑业有10年,开过饭店,卖过酒,家境殷实。生活中,他是个朴素低调的人,衣食住行极简,看起来就像是个终日奔波而不太得志的包工头,但熟知他的人都说:“雷海心善,对自己抠,对别人大方。”

他房间里的一摞锦旗足以说明这些。1998年,雷海告别挖煤生涯,从新密矿上辞职回家,在老家商水汤庄乡的公路边开了个小饭店。那一年麦收前夕,许多山东的收割机“轰轰”开到周口,金乡县的农机手马超胜是其中之一。汤庄万亩麦浪吸引了他,可是乡亲们却不那么容易接触,他揽不到活儿,收割机又不巧压了几户农家的麦地,被拦住不让走。在万分狼狈之际,雷海帮他解了围,热情招待了他,并给他介绍生意。“这一家很穷,你就别收钱了”,“这家男人刚去世,孤儿寡母的,十分不易,也不要收钱了”……几单赔钱生意做下来,马超胜的活儿渐渐地多到干不完。从此,他把汤庄作为自己的基地,每年麦收必来。有一年,他手下的一位收割机手被严重烫伤,生命垂危,雷海得知立即送他到医院,抢救数日,活了一条命。马超胜不胜感激,送来一面锦旗。

2000年,一辆安徽利辛县的拉煤车走到汤庄,司机疲劳驾驶,一头扎进路沟。雷海见到后,立即把浸在冰水中的司机抱回来,生了炭火,抱了两床棉被为他取暖,从鬼门关里拉出一条命。而此时,村里一名泼皮却趁机卸下货车轮子,要司机拿钱来赎。雷海怒不可遏,操着家伙上门说理。泼皮心虚溜了,雷海又雇人把沟里水排干,找来吊车把车拉上来,把散落的煤一筐筐捡起来。司机能下床后,磕头致谢。雷海家里又多了一面锦旗。

2001年至2003年,雷海在恒大中学承包餐厅,看到一些学生因家庭贫困,不舍得吃、不舍得穿,动了恻隐之心。在校务处工作人员的帮助下,他让4位特困学生在餐厅免费吃饭,直到中学毕业。

2006年,雷海搞起了建筑。在他的队伍里,多年来一直有几位不能干重活的70岁以上的老工人。“他们愿意跟着我,就不能让他们吃亏……”雷海付给这些老工人每人每天130元钱,让他们看工地,做点拾遗补缺的活儿,老人们都很感激。

他的善名在外,一些人陆续找他帮忙。两三年前,朋友给他介绍了两个家境贫寒的大学生,一名在四川大学、一名在北京大学就读,雷海慨然解囊相助,每到开学季,总要拿出上万元,平时生活费也按时寄去。去年,川大的那位学生本科毕业,读了研究生,已有自理能力。“春节过后还没寄钱,那丫头应该缺钱了吧。”现在让他不放心的,是北大那个女生。

中午时分,雷海赶到一位朋友家里,说了借钱的事儿。朋友当即拍出1万元,爽快地说:“有啥事,只管说。你能帮别人,我也能帮你。”雷海出乎意料地轻松拿到钱,眉笑眼开。路过储蓄所的时候,他给北大的那个女生寄了1000元钱,微信、支付宝转账什么的,他总学不会。剩下的,足够应付一阵伙食费了。

啥事儿,不是挺挺就过去了?

(徐启峰 康志堂)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